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搜魂手》。

柳先生闻言,下意识回头,却见身后风平浪静的江面上空空如也,当即明白自己是被鼠一耍了,只能无奈地又回过头来笑着说道:“有意思吗?”

鼠一站直身体,掩面大笑:“能耍一次向来以智者著称的柳先生,当然有意思。”

因为笑得太过剧烈,牵动了伤势,他又咳出大口的血液。血液从指缝中低落,部分落于他的衣襟,另有两颗血珠滴落于江面。鲜红的血珠入水而不融,随着水面波纹上下浮动。没过一会儿,被一尾尺许长的银白色大鱼吞入口中。

大鱼似乎极有灵性,吞食血珠之后并未立刻离去,而是围绕着鼠一转起了圈。

鼠一看着不时将头伸出江面的大鱼,清咳两下,随即笑道:“罢了,今日算你我有缘,便宜你了。”

说着他蹲下身子,擦净嘴角,用手抹去衣服上的血迹,将手放入水中清洗干净。

大鱼看着水面上多出的几颗水珠,朝着鼠一点了点头,似在行礼,随后将这些血珠尽数吞下,一甩尾巴,钻入水底消失不见了。

柳先生就在一边安静看着,等大鱼离去后,俯首作揖轻声说了句:“谢谢。”

鼠一做完这件事后,似乎心情大好,眉宇间也一扫刚才的萎靡之色,运起灵力逼干了身上的水汽:“我做自己的事,要你谢什么?”

柳先生不气不恼,站直身体说道:“谢你为我族又新添一位同胞。有你这几颗心头之血,只要他不早夭,总能修出一些灵性的。也许千年之后,我妖族又可新添一位才俊。”

鼠一理着衣服上的褶皱,头也不抬:“你若真的有心,不如也逼出几颗心头之血,为我们妖族多添一些才俊。”

“并非柳某自夸,一些才俊还比不得柳某此刻的重要性。”柳先生神色如常,“若是有朝一日,我和陆白的心愿了了,我便去看他。到那时,便是散去这一身修为,为我族添些才俊又有何不可?”

鼠一只回以两个没有声调的“呵呵”。

“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你是愿意留在聊斋,帮你师兄完成心愿,还是选择离去,躲开这段纷乱的时日?”

鼠一沉默片刻,这才躬身作揖:“师父,鼠一给您丢脸了。”

柳先生摇摇头,刚想开口说句何必,便觉耳边有些发痒。伸手一摸,却是他的耳边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纤细的蛛丝。

蛛丝轻柔,被微风轻轻吹拂,晃动着擦过柳先生的脸庞,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鼠一重新站直身子,面露讥讽:

“我在等人,你在等什么?”

柳先生摸了摸脸上那道细浅的伤口,随后怔怔看着手指上那抹鲜艳的红色,发出一声无人能够听清的呢喃:“原来还是红色吗?”

然后他如梦初醒般看着鼠一说道:“你在等人,其实我也在等人。”

“但你比我幸运,你等的人来了。可我等的人却……”

他的话没有说完。

那根蛛丝轻柔地在他脖颈上绕了一圈,然后微风轻轻一扯,他的头颅便被完整割下。

扑通一声,滚落水中。

头颅翻滚间,鼠一看见他的嘴唇微动,无声地说了一句:

“照顾好画皮。”

随后,鲜红色的血才如泉涌一般从伤口处溅出。

这些血液和鼠一之前流出的心头血不同,没有丝毫灵蕴,入水即融,染红了他身前的一小片江面。

虽然眼前的一幕是鼠一这几天以来做梦都想要看到的,但此刻他却没有任何有关于胜利的喜悦。

虽然一直克制着自己的念头,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去想柳先生刚才说的那些话。可怎么想都想不到一个自己能够接受的答案。

他抬起头,看着蛛丝之上的少女,有些迷茫又有些忐忑地询问:“师父,你说他说的是真的吗?白鹿师兄他真的是自己杀死自己的吗?”

少女趴在一朵洁白的祥云之上,手里则有些心不在焉地甩着那根蛛丝。蛛丝划过柳先生的分身尸首,将之切得七零八落,鲜血横流。

不过洁白的蛛丝却纤尘不染一般,依旧洁白。

“我也想知道,可惜这是他的分身。真身不在这里,我看不见他的心声。按他的秉性,应该也不会让真身贸然出现在我面前了。”

有一小片鱼群似乎循着血腥味而来,准备吞食柳先生分身的尸首,被鼠一挥手驱散。

随后他抬手间丢出一颗稍大点的金色光团,这颗金色光团的爆炸威力要大一些,刚好包裹住了所有柳先生零碎的尸身。

一道闪光之后,江面恢复了之前的宁静与祥和,再无柳先生分身的半点存在。

不过诡异的是,被金色光团爆炸波及的蛛丝却无半点损伤,依旧随风晃荡着。

“你的伤势还要紧吗?我这有药。”

鼠一摆摆手:“谢谢师父,用不上了。我等会就会带着画皮离开这里,也离开修行界。”

“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还有别再被人欺负了。这次是刚好我在,换了别的地方,我可救不了你。”

听着少女像是斥责的关心,鼠一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

那个时候,白鹿师兄也总是这么嘱托他们。

“好好修行。”

“出去玩别惹事。”

“惹事了报我的名字。”

……

一桩桩,一件件,虽时隔千年,却历历在目。不仅没有被时间洗去原本的颜色,反而如同一坛老酒般,越沉淀越散发着醇厚的酒香。让人不时想起了那么一次,便觉得有些上头。

揉了揉微红的眼睛,鼠一才笑着说道:“就是因为师父在,鼠一才敢如此冒险。不然我要真正想走,凭姓柳的布置的结界,还拦不住我。而且我虽然没有师父那般的强大,但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毕竟这个世间,也就这么一个柳先生。”

少女想想也是。虽然这个弟子在她眼中还有些不成器,但放在整个修行界,已经是站在

宋先生!!

  事情的发展又是一转,在场的观众们除了啸天云之外全都一脸懵逼。

  从哪里又冒出一个宋先生?

  而就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一道青衫身影缓缓的从广场另外一侧走了出来,手里还拎了一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铁笼子。

  这就是宋先生吗?

  人们睁大了眼睛,细细打量着来人。

  这是一名看起来大约四十多岁相貌的人类男子,身形挺拔,道骨仙风,一身飘逸的青衫在他周身环绕,仿佛天边的云霞缠绕在了腰间,是那般的气......

可是現在他的真力已發,就正如在這時候,外面已經有人在敲門

第二百二十四章 民贵君轻

“李君羡,你何出此言,就算承乾只是求了一次情,那也是因为得知了陛下的旨意,心生畏惧,所以才放弃了求情,如果承乾跟李峰一样,不惧怕陛下,也会再次为那群东宫护卫求情。”长孙说道。

公司坐镇,如果接收到关于完美宗门或者黑虎帮的信息再联系他,这段时间吕泽结下了太多的仇家,吕泽必须安下心来修炼一段时间,兵符之中隐藏的奥秘他还没有参透,不过他不会那么迫不及待,也许有些东西你越想搞明白却越让你迷茫,一切顺其自然似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搜魂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斩魂刀录

一桶布丁

斩魂刀录

西子情

斩魂刀录

黑暗领路人

斩魂刀录

古道暖阳

斩魂刀录

环首刀

斩魂刀录

轻小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