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公平和追求》。

胡鐵花的眼睛果然瞪得比雞窗苦读的学子的梦想之地。

欣赏着学院的宏伟,白慕被激动的哈里斯一路拉到了院长面前,办理好入学手续后,她被带到了班上。

白慕稚嫩的面孔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知道对方是哈里斯的学生后,只好按耐下一些想法,因此白慕即便是一个人也很自在。毕竟两点一线的生活,平时除了上课就是去和哈里斯请教,然后在图书馆如饥似渴地阅读着书籍。

几年过去,在潜心学习了这样一段时间后白慕在哈里斯的鼓励下前往魔法师会所,去测试。有意思的是,最近的会所就是曾经和那个大小姐相遇的地方。

白慕觉得,这可真是缘分啊。

所谓的测试,就是用最强的手段攻击对方,然后那个魔法师会给她评定等级,并且给她身份。

因此,即使许多人对她颇有猜测,处于隐隐约约的嫉妒心想要出手,也没找到机会。毕竟,白慕已经得到了魔导师的身份,已是许多人仰望的存在了。

这时候她十六岁。

在测试完后,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少女走进来,白慕微微一顿,看过去。少女长相漂亮,顾盼生辉,一脸嫌弃。

……光?

白慕思索着,看上去对方的气质有教廷的感觉,莫非能力和光有关?

唐月很快感觉到了白慕的目光,看过去,一个穿着法袍的少年眼眸清澈地看着她,目光坦荡。

唐月心里的不满少了些,但还是很不爽。“小子,看什么看?”

等一下,魔导师?

唐月眼神落在白慕手中刚刚领的勋章上,顿时震惊了。这个少年看上去不比她大多少,即使是自己都未必有这个等级。

这小子,是谁?唐月自小天赋超群,同一代人中从未见过一个能打的,泡在蜜糖里长大,见到一个年轻人竟然有这样的天赋,顿时让她有些难以置信。

白慕笑了笑,“这位小姐是教廷的?”

唐月顿时眼神警惕:“你是什么人?”

白慕将勋章放到兜里,微微一笑:“魔法师学院。别紧张,我只是觉得你身边的光元素很多,有些好奇罢了。”

唐月听到魔法师学院后眼神微微一松,然后轻哼一声,走进门,去测试。白慕站在原地看着,光圈晕染开来,唐月的轮廓都模糊了,她的低吟声让人感觉身体暖洋洋的,长发飘扬,更是多了几分圣洁的气息。

白慕眼睛越来越亮。这是攻击性的光元素,但是并不凌厉,其间蕴含的能量她却能清晰地感觉到,真是让人……毛发竖起啊。

唐月对于高级魔法师的勋章很是嫌弃,嚷嚷着:“我至少也是魔导师吧,再来一次。”

对方擦着汗,干笑。一看这打扮就知道得罪不起,天知道这个小祖宗家里人在教堂里是什么职位,默默地去修复破碎的结界。

“我们,打一架吧。”

清澈的少年音在后面响起,唐月一怔,诧异地看向那个好看的少年。

“我对光魔法,很感兴趣呢。”

……

白慕散去火焰,兴趣盎然:“不错,光魔恨那些恃強凌弱為非作歹的人,你說他們做些什么事不好呢?為什么一定要以傷害別人作為自己享樂的手段?”

“當著我這么個廢物的面,殺了我全家,再殺害我心儀的姑娘,真的有那么好笑嗎?還放我離去,讓我自己修行回去報仇?這天底下還有比這更好笑的笑話嗎?就我這樣的,怎么報仇?”

“不過沒辦法,不能報也要報。這是老天爺安排的命,我認了。但我不想總是認命。她跟我說過很多大圣的事,說他就是一個不認命才因此變得偉大的妖怪。而且他神通廣大,肯定能夠幫我報仇。所以我來了,翻山越嶺,漂洋過海。”

“其實遇到那場暴風雨的時候,我都已經死心了。找了這么多年,一點影子都不靠。可是就當我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你出現了,還救了我。然后我居然真的到了大唐。”

“不過說實話,你長得真的太嚇人了。我當時真以為你是要吃了我。嘿嘿。”

“所以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找到他,死也要找到他。找到他拜師學藝,強大起來,擺脫弱小這種原罪,也不再讓那一幕發生在我眼前。絕不會。”

“話說完了,我也就走了。跟你說明天再走,是怕分別的時候你會哭,給你留點面子。你好好保重吧。如果我能成功,再回來看你。”

“你放屁,我臉上這水是山里霧氣重,這是露水,才不是眼淚。你為什么沒有?因為你臟,你臭,霧氣它嫌棄你。”

“不對啊。原來你醒了?是裝睡?小小啊小小,想不到你這么個濃眉大眼的妖怪也學會騙人了啊。也不知道都跟誰學的。”

“跟我學的?你放屁。我這么一個正直善良的好少年,怎么會騙人?我壓根不知道騙人這個詞怎么寫!”

“行了,不和你扯淡了。我這就走了。你也別送了。免得你抱著我腿哭,把我腿毛都哭濕了。”

“小小!我警告你!別以為我拿你當兄弟你就可以信口雌黃。大圣可是大圣!他才不會死!你就是死一千次死一萬次,他都不會死!他也不可能死!”

“為什么我找不到他?因為我不夠虔誠,我歷經的磨難還不夠多,要知道大圣取經歷經了足足九九八十一難,我這才到哪。”

“為什么他現在完全沒有消息?因為……因為……因為他是大圣。他肯定又在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現在事情沒有成功,等成功了,一定會再次讓整個天地都為之側目!你等著瞧吧你!”

“你不用跟我道歉。反正我不會相信你的話。大圣他才不會死!他也不可能死!他在夢里還答應過我,他絕對不會那么悄無聲息地死去!他就是要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他還沒有得到我的允許,他怎么敢死!”

“你要和我一起去找大圣?那你不等那個誰回來了嗎?你怎么知道那個誰不會回來了?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大圣,你也一定能等到那個誰!不過,其實出去找找也好,說不定在路上你就能碰見那個誰了。”

“我悟色今天對天發誓。我以后也一定陪小小等到那個誰!如違此誓,就讓我永遠也見不到大圣!”

第二,你更不可忘记,他们的老了,喘氣的聲音,簡直比牛還粗

隊伍行進了大概一個多小時,這是王泱自我感覺的時間。

蕪告訴他獸族一天12個時辰計的,但一個時辰明顯比地球上的兩小時長許多,他也沒塊表來對比,估計接近1倍,這也是狩獵隊總是能在很遠的范圍狩獵,還能在天黑前趕回的原因,白天很漫長,夜晚也很漫長。

他揣測獸族文明應該是受到古夏人的影響,文明形態傾向種花文明。

到了鉆沙蛇主要棲息地。匡示意大家停下。

他和另一個獵人像豹一樣四肢著地,俯低身體,悄無身息的潛過去。不到10分鐘,兩人歡喜的回來了,向大家展示3條沒了蛇頭的大蛇。

王泱仔細查看,不是很長,只有不到1米,但很粗,黃色帶白點。匡喜笑顏開的告知眾人,神兵斬蛇頭如斬刺瓣,隨手一揮,便能將鉆頭蛇的蛇頭斬斷。然后把蛇頭埋進沙子,幾斤蛇肉就到手了。而且鉆沙蛇見到人并不第一時間鉆進沙子逃跑,而是盤成圈立著頭試圖咬人,比刺瓣林里的大蜥蜴好抓多了。

于是,匡帶一組人,另一個叫夯的中年豹人獵手帶一組人,分別帶一把唐刀去獵蛇。王泱和疾一組,負責吃瓜-當看客。

王泱跟著匡的隊伍,看著他們伏地四散潛行,只要有一個獵手發現了大蛇,便發出特有的哨聲一樣的叫聲通知最近的隊友,兩豹合作,一人用石矛攻擊吸引鉆沙蛇的注意力,另一人閃電般一爪捏住七寸,然后送到持刀的匡那里一刀斷首,裝到蜥蜴皮袋子里,掩埋蛇頭。

這個獵人繼續搜尋,等送蛇去殺頭的獵人回來,多半已經發現新的目標蛇,如此反復,不多時便已經裝滿了一個蜥蜴皮袋子。

如此行云流水的獵殺,看的前都市平民王泱目瞪口呆。

王泱躍躍欲試,也想參與,疾堅決不同意:“守祭大人令我保護先生,不能冒險。”

王泱拔出長劍,寒光森森。對疾道:你抓!我來殺頭!疾其實早就心癢難耐,于是兩人也開始獵蛇之旅。

疾之前說自己是沙山村抓蛇第一小能手,并非吹噓。

他換個方向像獵豹一樣四處搜尋,王泱隔著10來米的距離跟在后面。

不多時便發現獵物,一條比小孩子胳膊還粗的鉆沙蛇,疾用尾巴示意王泱不要靠近。

自己連石矛都不用,像貓一樣一抓拍過去,那蛇伸出頭張口反擊,疾的另一只手已經抓住了七寸。

原來第一抓是假動作,簡直快如閃電。疾抓著蛇飛奔過來,王泱二話不說就是一劍,蛇頭落地。小心的用劍把蛇頭掩埋,還踩幾腳壓實。疾把蛇裝好開始下一波了。

這樣兩人合作,不到一個時辰就抓了十多條,袋子快裝滿了。王泱請疾讓他也抓一條試試,疾起初不愿意,王泱把劍遞給他,讓他試試斬蛇。

疾饞劍很久了,立即真香,找了一條稍小的鉆沙蛇讓王泱試試水。結果證明,都市人類平民的狩獵技巧與荒野豹人獵手米的金字塔矗立在這深海之中,淤泥爬滿了金字塔底部,奢望著有一天能將這個龐然大物埋沒。

與海岸戰場相比,海域戰場的防線才是個大工程,十艘同樣經過特殊改造的潛艇和上萬個深海機器人浮在金字塔不遠處,將整座金字塔團團圍住。

屆時生靈蟲洞開啟,金字塔發生局部崩塌,潛艇會第一時間發射荊棘鋼網封住缺口,特殊材質的鋼網即便是用殿衛的青銅長劍砍起來也非常麻煩。

與純力機械不同,軍艦和潛艇上配備的武器是元素聚能炮,一種利用元素匯聚能量的攻擊武器。

這種武器對殿衛的打擊效果非常好,只不過依托的能量強度和能量被吸收的難易程度都介于純力機械與常規武器之間。

路璇說完,以辰暗暗心驚,對戰場的了解讓他意識到了戰爭的恐怖。

這時,迎面走來一個白人女子,一頭雪色短發,銀白色作戰服,正是葉蓮娜。

在路璇介紹完后,以辰知道了面前女子的名字和身份,葉蓮娜·蓋巧洛夫娜·穆哈諾夫,皓月預備行動隊副隊。

葉蓮娜附在路璇耳邊說了幾句話。

路璇略一沉吟,對以辰和莫凱澤說:“我有事要處理,穆哈諾夫副隊會帶你們四處看看。你們的參戰區就在主戰場,多走走對你們有好處。”

說完,路璇朝葉蓮娜來的方向走去。

葉蓮娜面容清冷,打量了兩人一番,招招手,示意兩人跟她走。

“你好,能問一下我們參戰做什么?呃——我的意思是到時候我們需要做些什么?”與莫凱澤眼神交流后,以辰問。

聽路璇的話是不用人員直接上戰場的,想想也對,畢竟是現代化戰爭,科技才是關鍵。

“與皓月小隊保護星標車和丸車。”葉蓮娜走在前面,“俱樂部的宗旨和主張是以元素對抗元素,所有武器都針對殿衛經過特殊改造,具備一定的元素特性,包括隊員們使用的槍械、子彈和長劍。”

“有白刃戰?”以辰小心翼翼地問。

“會,不過殿衛數量不多。如果第三道防御有被突破的可能,皓月預備武裝會支援。”

“那要是殿衛突破了第三道防御呢?”

葉蓮娜的腳步忽然頓住,嚇了一跳以辰一跳。

葉蓮娜回頭看著以辰,眸中有淡漠之色:“那證明在場的人都死差不多了。”

“我只是隨口一說。”以辰縮了縮脖子。

“俱樂部準備很充分,有緊急預案和補救預案。必要時日本自衛隊也會提供支援,不過那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自衛隊的武器沒有經過特殊改造,能量極易被吸收,殿衛甲胄和長劍的作用能發揮到最大。自衛隊與殿衛交戰只能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葉蓮娜聲音平淡,“殿衛的實力很強,劍術不低且攻守方式與我們有極大差異。有關殿衛的詳細資料你們應該都看過了,忘了的話就回去后再看一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公平和追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爷只是害羞

天易人

爷只是害羞

房产大亨

爷只是害羞

妖妖仙儿

爷只是害羞

石头与水

爷只是害羞

云芨

爷只是害羞

野小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