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顺便杀点人!》。

只因他對爹爹卻從來沒有如此孝順過。小魚兒抹著嘴,喃喃道:這小姑娘分開柳枝,慢慢地在前面走,她穿著雖是男人打扮,腰

“由于歷練者尚未擁有神格,神力融合需要載體,選擇載體中……”

“掃描完成,載體選擇完畢,載體融合開始……百分之二十五……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七十五……百分之百……”

“載體融合完畢,融合度百分之百,歷練者1317號由于融合古老神祗阿努比斯神力職業發生變異,新職業登錄當中……新職業過審成功。”

“恭喜1317號歷練者為混亂域激活新職業,獲得一萬枚古幣獎勵,獲得五顆復活藥獎勵。”

伴隨著一連串的系統提示,張遠總算從神力汲取中醒來,醒來后的他查看自己的狀態后瞬間懵逼了。自己這是發生變異了?怎么自己的種族從人族變成了神靈族,后面括號:神力已灌輸尚未覺醒;除此之外四維屬性消失了變成了神力屬性,后面又有一個括號:神體是完美的所以神力取平均值不存在高低波動;天賦的光明之視沒有少,但多了一個冥眼,描述為:可以看見亡者的靈魂并與之交流甚至于直接招募為自己戰斗,戰斗力的強弱以自身的神力高低決定;技能多了三個,但是因為神力沒有覺醒所以沒有被激活。

技能13:冥府審判,決定亡魂死后之路,可打入地獄也可以神力重生。

技能14:亡者領袖,可以永久召喚亡者為自己而戰,建立亡者大軍,或者獻祭亡者靈魂重組死神衛隊。

技能15:死神之刃,凝聚神力形成無堅不摧的死神之刃,發揮雙倍的神力,橫掃強敵。

三種技能都非常牛叉,但是張遠壓根就永不了,現在只能看看先YY一下,不過張遠覺得自己有點歐皇屬性的意思。自己來到這里簡直了,居然就這么巧能夠獲得死神阿努比斯的神力結晶,為什么就偏偏是死神的結晶而不是其他神明的?

“你的職業也變了,不再是驅魔者而是守墓者。隔絕亡者與人間的糾葛,這是一道高大的屏障,將活物與亡者阻隔,而你是唯一的守護者。”如果說審判者代表著神明的光照耀大地,驅魔者代表著神明的刀橫掃黑暗,那么守墓者就是神明的盾以自身筑城保證光不滅刀不鈍。

“守墓者?這是個什么鬼?我以后就負責守靈了?”張遠對于這個新職業無力吐槽了,你說你好好的四維屬性沒了我就不說什么了,你把我的種族改了我也勉強可以接受,但這個守墓者……咋地,我以后還得巡園子唄。

“不一樣的,你看看的裝備就知道了。”系統說罷直接調出張遠的裝備欄。

張遠仔細一看直接就呆了,自己的裝備欄居然不限制職業,也就是說守墓者可以裝備任意職業的裝備。詳細查看后才知道,原來守墓者有一個背景設定,這個背景設定比較長有將近十萬字。張遠大概瀏覽一遍才了解到這個職業并不是新職業,而是非常古老的職業只不過因為時間的流逝,加上擁有此職業的那個龐大勢力的消失,最終這個職業也完全消失掉了。

背景之中提到一個名叫龍淵閣的龐大組織,內設九個部分:研究院、戰爭院、元老院、觀察部、探索隊、教學院、武斗院、培訓組、藏經室,之后因為不明原因龍淵閣突然四分五裂,研究院、培訓院相結合組成了現在的亙古學院,戰爭院、武斗院相結合組成了現在的盤古神域,藏經室的二分之一和探索隊相結合組成了現在的混亂域,元老院和藏經室的另外二分之一組成了現在的太古元老院,觀察部與教學院結合組成了現在的遠古觀察者,培訓組下落不明。以上就是龍淵閣的現狀,也就說這個龍淵閣非常牛,拆分之后形成了現在的五大勢力。

而這個守墓者就是龍淵閣的一個沒有被納入九個部分的隱藏勢力,專門負責做一些臟活累活,這個勢力的名字叫做苦梟。龍淵閣拆分之后不僅培訓組下落不明,連苦梟也隨之消失,有可能是加入了拆分后的五大勢力之一,有可能跟著培訓組一起隱藏起來,也有可能自己遁了。

背景介紹完了那就是守墓者的資料信息了,守墓者就如同描述的那樣是負責將生者與亡者隔開的,那些無名的亡者靈魂被他指引的時候是要繳納費用的,人家不是干白工。所以這些亡者生前的東西就都成為了守墓者的東西,并且因為守墓者有無盡的生命,所以在漫長的生命長河中幾乎就相當于全知全能的存在。因為亡者死后投胎記憶同樣是帶不走的,所以這些記憶也都成了守墓者的記憶,守墓者可以快速學習這些記憶并且掌握相對應的技能以及知曉這個人的一生。這也就造成了守墓者的實力非常的強大,在整個苦梟當中一直位列前三名。

也是因為這些牛叉的設定所以張遠有了兩個固有技能,一個技能就是快速搜刮死者物品,也就是說無視是否是掉落的物品,你全都可以拿走。甚至于是內衣外套,只要這個人死了,你都可以直接摸走一件不留;包括死者的空間,系統設定是空間物品死后自動銷毀,但是在張遠這邊不再是這樣的設定了,他可以直接拿走死者的空間,然后獲取一半的物品另一半自動銷毀。

另一個固有技能就是可以快速學習死者的技能,這個技能不被列入系統的技能欄里面,而是被列入固有技能當中。無論是什么技能,無論對方是什走出这里,我们也会顺着你去找到你身后的家人或者师门,我们需要报复,因为龙虎山的脸面很重要,光是报复你还不够,我们还要报复一些和你有关的人,所以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放了韩良玉,我们只当这是一场正常的切磋。”

梁平平皱眉说道:“祸不及家人”

常山岳摇头说道:“道理是讲给没实力的人听的,有实力的人不需要道理,我说过,龙虎山的脸面很重要,我们不允许你在这里动了他。”

“我来自蓬莱仙岛……”梁平平忽然掀起身上的衣角,伸手“哗啦”一下就将其扯断了,随即郑重其事的说道:“我从现在开始叛出蓬莱,从此和我师门再无任何瓜葛。”

常山岳顿时一愣,脸色又再次凝重了起来,对于他们这些道家弟子来讲,拜过的师门其意义甚至比祖上的先辈还要重一些,这是一种文化,但更是一种信仰,常山岳说可以用实力不讲道理,但绝对不能不讲道家的规矩,因为梁平平割袍叛师门,就真的是从此和蓬莱划清了界限,并且还是当着这么多的人等,从此以后他和蓬莱再无瓜葛龙虎山就不能以任何的理由和借口去找蓬莱的麻烦了。

马长云和身边天师教的人说道:“居然是来自蓬莱那个地方的,现在的蓬莱岛可不是以前的蓬莱仙岛了……”

传说以前的蓬莱仙岛上曾有仙人居住,在齐鲁外的海上,曾经有渔民不止一次的看见有人从岛上飞出,御剑或者踏着海浪而行,那时渔民和附近的居民每到重要节日总会朝着蓬莱仙岛的方向祭拜,祈求先人保佑他们这一年风调雨顺,但却从来没有人真正的去过蓬莱仙岛,因为那一片区域常年都被海上的一团雾气所笼罩着,但凡有渔船靠近就会迷失在海里,然后过了不知许久才会发现自己和船又从雾中出来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久而久之关于蓬莱岛上有先人的传闻就越来越多了,直到现在蓬莱附近海域的人还保持着祭拜蓬莱岛的习俗,千年来都未曾改变过,至于拜过之后灵不灵可能就得他们自己才清楚了。

蓬莱仙岛逐渐成为了传说,自始至终不知道多少年了,也没有真正的蓬莱仙人出现,时间一长自然就只是传说了,倒是偶尔也有号称蓬莱弟子的人出现,不过相比于四大正统道门来说,他们有点不太起眼。

韩良玉此时都被吓得懵逼了,毫不夸张的讲,他从身后那人的身上感觉出了浓郁的杀气,对方是真的动了杀心有要当着所有人的面了结他的心思,从梁平平前面的那一番话里,你就可以理解,他所有的后果都不去计较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哪怕就是你报警都毛用没有。

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可怕,那就是无所畏惧,不怕死的人,你跟他是无论如何都说不通了。

梁平平低下脑袋,小声的在韩良玉的耳边说道:“你应该还记得,当时我的妻子曾经求过你不要杀她,因为她马上就要去阴间准备投胎转世了,几年之后我还可以想方设法的推算出她投胎到哪户人家里,然后下一世我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的,但是可惜啊,可惜她没了这个机会”

韩良玉强自镇定的说道:“我为龙虎山的弟子,碰到孤魂野鬼自然要收了或者诛杀掉,我真的不知道她是要去阴曹地府的。”

“你这个解释太苍白了……”梁平平低声叹了口气,忽然仰着脖子朗声说道:“既然已经没有来世再见,我死后不管是魂飞魄散还是下十八层地狱,我都无所谓,但请记住我已经叛出蓬莱了。”

梁平平的话音刚落,扶九和常山岳同时喊了一声“不要”,其他人脸色巨变,没想到这人真的是说杀就杀了?

“噗”梁平平手中琴弦忽的一收,韩良玉的脖子上就爆出了一团血气,鲜血止不住的喷了出来,那跟弦居然将他的脖子给硬生生的割开了将近一半,梁平平松开手还没有断气的韩良玉身子缓缓滑倒栽在了地上,他捂着脖子痛苦的看着常山岳说道:“救,救我啊,师兄……”

常山岳的眼珠子都红了,他咬牙吼了一声“混账”。

之前一直没有吭声的龙虎山掌教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这种场合他真不太适合开口说什么,自然都交给年轻人去解决,可让龙虎山掌教也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是真不顾忌龙虎山的面子啊。

“龙虎山的人真是倒霉啊,谁能想到就不过是参加个集会,居然会碰上这种事?呵呵,面子里子全没了,就是把对方给抓了又能怎么样,自己的弟子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给傻了,这个颜面几十年都未必能找得回来了。”人群里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他们既惊诧于梁平平的干脆利索,更是对龙虎山的唏嘘,这可真是倒了血霉了。

“龙虎山弟子听令给我拿下此人!”常山岳咬牙切齿的说道,掌教身后跟随而来的三名龙虎山弟子,同时“唰”的各自抽出背后的桃木剑,这都是道家弟子的正常标配,几乎去哪都会带着。

梁平平没有任何的反应,不悲不喜的低头看着脚下已经彻底没气了的韩良玉,一年多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好像第一次这么放松过?

这个时候,没有太多人注意到的是,忽然间从人群后面走出了一个人,他走的不快不慢,然后穿过了手拿桃木剑正要动手的几位龙虎山弟子,又和前面的常山岳擦肩而过,最后他走了过去,站到了梁平平的身旁。

“从后面五层开始竟然每一个层都是三个.诅.咒。”

  沈杰觉得自己在看这个功法的过程中,心情变的好.爽,

  他这么欢.快的学着,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唯一的初.衷就是报.仇,

  总有一天,我要对整个蜉迩院里施加一层.诅.咒,

  我要亲.眼.看着他们所有人在我的眼前被诅.咒.致.死。

  就算是他这么正.义.纯.洁.的人,也并没有觉得是因为.邪.恶.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觉得这个蜉迩院就是世上最大的.邪.恶.根.源,

  只有用最.凶.狠.的手.段才能.拔.除这个顽.疾,还天.下一片明净,

  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今天的状态出奇的好,他心里现在也很好,至少很乐.观,很镇定,

  见过了,也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还有什么不能压.住的,

  他反而现在变的.处.变不惊,泰然自若起来,

  就是在这样平顺的辛苦学习功法的状态下,

  他连续看了两个.诅.咒,

  他更愿意说是两个‘顺心’术。

  这两道法诀从敌人的视野和听觉着手,产生恐.怖的幻觉,

  对于一个现实世界里的普通人来说可能是.鬼.压.床、鬼.缠.身、做.鬼.梦,

  而对于一个本.身.就厉害的人,那必然是在宛如修.罗.地.狱.一样的地方下.油.锅,被荆.棘.鞭.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遭.受身.心的巨大.折.磨。

  ‘这的确是是对待.恶.人很好的方式’,

  他一想到功法中带出来的意境,很觉得自得意.满的,

  在累的无可抑.制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熟悉的米白.色.的房门,

  他一打开就看到一位围着灰色围裙的.女.人正在这个装>

“天佑東桓!”

“不知這是哪位前輩,他怎么會認得鐘長老?難道是鐘長老的宗門長輩?或許是認得王、云二位長老?畢竟前輩們避世的時候鐘長老還沒出生呢?呵呵”

“對對,有可能是宗門長輩,認得鐘長老他們的功法。”

“我宗門師祖二百多年前留下的定位符還有效,不過無法定位另一頭,但至少現在看來,很可能也是在各大禁地之中。”

“我宗們的也是如此。定位符還有效,說明師祖還在世。”

“我宗門也是……”

“我等真的撐得辛苦,今日值得慶賀!諸位,再多撐些時日,而且,我們不要忘了國外幾十年來的教訓。”季盟主總結。

“鐘長老要提醒這位前輩……”

————

“姐夫,你剛才趕去開會的時候,姐姐和我討論了一下。你有些事可能疏忽了……”

“嗯?什么事?”鐘灝云散會回來心緒還未平復。

“灝云,那位前輩可能沒那么快找到你。”

“為何?”

“姐夫,那位前輩可不認識你是哪位。”

“灝云,咱家是近幾十年前才搬來京城定居的,前輩……”

“姐夫,前輩不一定認識現在的文字,看不懂……”

“灝云,最重要的一點,不知道隱身器對涅槃境有沒有效果,如果有效……”

“姐夫,即使運氣好很快找到其他修士,也不知道你的名字……”

“灝云,即使找到京城,京城有上千萬人,直徑兩百公里,咱家還住在郊區,按照涅槃境感知范圍一點點搜索……”

“姐夫,你剛晉階,氣息短時間內近距離還可以被感知到,但你很快就能平穩過度。長期鼓蕩氣息也不是辦法,這是給國外勢力不停發定位……”

“灝云……”

鐘灝云:“……”

……

……

“我,我去做廣告,上電視!上報紙!”鐘灝云想到了最直接的解決辦法。

”这句话本是孙小红问他的,但衣襟,一抛一送,那人叭地一声于是就有了“聞雞起舞”,苦練,一對判官筆從他胸膛上插進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顺便杀点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掌生

夜星下

掌生

黑红冰

掌生

掠过的乌鸦

掌生

紫楠

掌生

天道1983

掌生

花落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