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封魔地狱!》。

他話聲忽然停頓,壓低聲音道:小心,有人來了,說不定就是魏楚留香暗道∶蓉兒果然沒有說錯,但柳無眉所說的,那又是怎麼

楊義的馬步扎得四平八穩,對蜂擁而來的侍衛毫不畏懼。

幾個沖得最快的侍衛,持槍向楊義刺來。楊義一聲怒吼,舉起槍將刺來的數支長槍格擋開來,再緊緊的抓住槍柄用力下壓,使槍桿滑向侍衛握槍的手。

楊義使出全身力氣,用身體向那幾個士兵一撞,那幾個士兵頓時向后飛出數步,后仰倒地不起。

其余侍衛見楊義如此神勇,這也激起了他們的血性,都紛紛舉槍刺來。

雖然這些人都是功勛之后,戰場經驗卻參差不齊,但仍然有不少是上過戰場的老兵。

楊義一招得手打了個開門紅,可是到后面就不好打了,越打越吃力,越打越心驚。

怪不得自己在后世看天龍八部時,總覺得擁有降龍十八掌的北喬峰,居然打不過遼國那些沒有內功基礎的普通士兵,這劇情實在太假了。

如今輪到自己上場了,才感覺到吃力。就算你有蓋世神功,在千軍萬馬面前,你也得敗下陣來。

但是,楊義在戰斗中也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這些侍衛戰斗時,只會一窩蜂的上。

雖然也有某種陣形的影子,但金溝村口這樣的地形,只適合數十個人的小股作戰。他們這樣一窩蜂的上,光避讓隊友就夠了,哪還有多余的力氣去拼殺!

楊義發現這個問題之后,就專挑人多的地方沖,并很快將對方的陣腳打亂。凡是靠近楊義的人,都被他打得抱頭鼠竄,潰不成軍。

坐在馬上的騎兵看著挨揍的人,紛紛皺眉不已,這還是戰功赫赫的精英嗎?

就這種人,還能保護皇帝?自己都保護不了了!

可是,他們并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雖然同屬于千牛衛,但他們不可能騎著馬,闖入自己的隊友之中拼殺。

若是如此的話,到時候就束手束腳了。都用不著他們殺人了,而是他們送給別人殺。

短短功夫,楊義便打倒了上百人。他們一個個丟盔棄甲,狼狽不堪,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見楊義持槍站在那里,如戰神附體一般。后面的侍衛紛紛后退,不敢上前。

官道上,一輛明黃色的豪華大馬車,正緩緩的向前走著,數輛豪華的靛青色馬車跟在后面。左右是文武群臣,拱衛著馬車蜂擁而至。

一個騎兵催促著馬兒,從藍田縣方向疾馳而來。當他快到明黃色大馬車前,十丈左右停放。

他翻身下馬,單膝跪地,對著明黃車攆抱拳大聲喊道:“啟奏陛下,華陰縣子和千牛衛左郎將陳勇、騎曹章程發生械斗,戰斗激烈,生死不知!”

“啊!這…這…這是怎么回事?”文官們紛紛發出疑問。

侯君集這時拍馬走到李世民車攆旁:“陛下,為了安全起見,請您暫緩前往,由臣先去看看再說。如若那狗屁縣子真的反了,我便將他的狗頭挑來!”

“啍!啍!”侯君集話一說完,便傳來了兩個人的冷啍聲。

侯君集抬眼看去,一個是李靖,另一個是程咬金。

“敢問二位兄長,這是為何?”侯君集雖然沒讀過什么書,但他可不是笨人。見李、程二人對他剛才的話似有不悅,連忙問原因。

“侯賢弟啊,你這一年來都干嘛去了?難道就沒聽到這小子的名聲?”程咬金不解的問侯君集。

侯君集自從當了左衛將軍開始,就沒有出過京城周邊之地。按理說,他應該知道楊義的,可他就是不知道。

侯君集老臉一紅:“我除了忙于軍務外,就是在補兒時落下的學問,不曾過問外界之事!”

“哈哈……難得侯賢弟也有認真讀書的時候,這次就饒了你,不然你得請某和老程去喝酒。”李靖也為侯君集能認真的讀書而高興。

“二位兄長看得起我,我隨時可以請,不在乎何時!”

“既然你不知道,那某便跟你說道一二。這小子是弘農楊氏的子弟,也是楊妃的堂弟,陛下寶貝得不行。如果說他要造反,打死某李靖都不信!”

“不錯不錯,俺老程也不相信這小子會造反,八成是這小子惹禍了,才被千牛衛教訓。想當初李勣那小子想招攬他,直接給了個兵曹參軍的職位,可那小子就是不受!”

“兵曹參軍,從八品的官,可不小了。難道他嫌官小?”

“嫌啥官小啊,人家壓根就不想當官。陛下兩次授京官給他,他都照樣不當!”程咬金說完,臉上現出了無奈。

“啥?天下居然還有這樣的傻瓜?要是我侯君集的子弟,我非抽死他不可!”侯君集心里在滴血,這是多么大的恩寵啊!要是放在他侯家身上,那是多大的榮耀啊!

“可惜啊,侯賢弟稱沒這個命,他不可能成為你家子弟!”

“哼!那小子還沒娶親吧?我還有兩個漂亮的女兒,我就不信了。”

“哈哈……說你侯賢弟沒這個命,你還不信?人家早就有相好的了,至于是誰?你到了就知道了。”

“好啦好啦,別再羅嗦了,咱們直接過去,別讓那小子被打死了。千牛衛可是軍中千挑萬選出來保護陛下的,要是把這小子打死了……也是他活該,什么人不去招惹,偏偏去招有千牛衛。”李靖咬著牙說道。

一說到這個,程咬金就不爽了:“我說李藥師,要不咱們賭一把,俺堵這小子不但不會被打死,而且還會打敗千牛衛!”

“哈哈……程憨貨,你三次敗在他手,是被打怕了嗎?就你那點手上功夫,老夫一只手也能打敗你!”

“什么?那小子將兄長打敗了三次,這是什么時候的事?”聽到李靖的話,侯君集驚駭不已,轉頭問程咬金。

程咬金老

小岛之上,各位修士都已经自行盘踞一方在休息了

  除了灵幻宗,其他九宗人都已经到了

  这次十宗每个宗门都至少派了一个或者两个门人来此,桃云青被姬不凡接引之后,便觉察着身边有一丝异动,眉头一皱,一巴掌拍了过去

  大手拂袖挥过,空间气浪层层叠叠,涟漪涌动,空间不稳,近身之人脸色大变,惊露出身形,但他离桃云青太近了,如此近的距离在桃云青身边,桃云青的力量就是摧枯拉朽的,只要不是合体圣人级别,桃云青足以将其......

樊宏字靡卿,南阳湖阳人也,世祖之舅。父重,字君云,世善农稼,好货殖。重性温厚,有法度,三世共财,子孙朝夕礼敬,常若公家。其营理产业,物无所弃,课役童隶,各得其宜,故能上下戮力,财利岁倍,至乃开广田土三百余顷。尝欲作器物,先种梓漆,时人嗤之,然积以岁月,皆得其用,向之笑者咸求假焉。资至巨万,而赈赡宗族,恩加乡闾。外孙何氏兄弟争财,重耻之,以田二顷解其忿讼。县中称美,推为三老。年八十余终。遗令焚削文契。责家闻者皆惭,争往偿之,诸子从敕,竟不肯受。 宏少有志行。王莽末,义兵起,刘伯升与族兄赐俱将兵攻湖阳。赐女弟为宏妻,湖阳由是收系宏妻子,令出譬伯升,宏因留不反。湖阳军帅欲杀其妻子。会汉兵日盛,湖阳惶急,未敢

“我的姥姥!那是什么?”

肖遙幾乎要把頭仰到直角才能看清那頭巨大怪物的頭,那是一尊無比龐大的石靈,全身散發著濃濃的五行仙能,尤其是土之仙能雄渾如山海,僅僅靠在旁邊都仿佛自己陷入了一片泥濘沙海之中,難以前行。

“那是【五行獸——蒼吠】!”

塔姆全身的汗毛都在顫抖,不知是興奮還是害怕:“來了,來了,九頭最強的仙獸終于現身了!”

嘭!嘭嘭!

兩句話的功夫,蒼吠已經越過了云磁神龍,似乎并沒有......

握刀的苍白的手,却似已有些颤突然扬起,左右交错地形成一圈在這黑漆漆約兩夜里,在這陌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之心,当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封魔地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麋鹿

柳如痴

麋鹿

纯洁的猪头

麋鹿

六叶

麋鹿

十里剑神

麋鹿

路路

麋鹿

晗似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