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到底有多蠢》。

只可惜她們的變化是眼睛看不見的。若有人能看到女人心理復雜一想起這件事,他整個人都僵住,臉上也變得很難看,他望望自

迷信的人,大多都认为,人死后不算是真正的死亡。

而是在死后以另一种状态继续存在,被称为,灵体或者鬼,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逗留后,能量耗尽或者心愿满足,进入冥府,轮回投胎。

而在此时间之内,鬼所需要的能量大部分都是从自己的肉体获取,或者在自己生前呆过时间最长的地方,因此也经常别称之为,缚地灵。

通常情况下,灵体只是存在的能量体或脑电波,普通人是看不到鬼的,

但在情绪激动或者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少数人还是可以看到一点儿虚幻的轮廓。

……

吴天,25岁,一名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大学本科学历,在一家外包公司工作。

如今,本科沦为大白菜的社会场景下,除非是大背景或者时运极佳才有可能找到好工作,更不用说刘旭了,无父无母,一穷二白,孤苦伶仃的存在了。

连大学的学费都是学校贷款得来的,算算14年毕业到19年的现在,还有六年才能还清。

不过不巧,吴天性子太耿直,不懂职场潜规则。

在一天晚上,加班的时候,老板特意给了吴天五百块钱,让吴天去给他买一包烟,特意嘱咐,要好烟。

吴天大喜,暗道机会来了,一溜烟跑了出去,连电梯都没坐,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去,手里还拿着一整条硬中华,还抓着一把零钱。

不过,他似乎误解了老板的意思,回来的时候正巧撞见了老板和漂亮的女秘书在做极限运动。

目瞪口呆之下,吴天也终于明白了职场的那句千古佳话。

有事秘书干,没事儿干秘书……

第二天,吴天上班的时候,都是绕着老板和秘书,不敢与其对视,但要来的终究是会来的。

吴天最终因为上厕所时间太长,而被开除。

当时吴天就妈卖批了,什么鬼?

上个厕所,竟然有人在厕所门口,拿着秒表计时。

“什么破公司?此地不留爷,自有…爷再去别的地方溜溜!哼!”

吴天冷哼一声,本想说句狠话,但想了一下,还是收住了,先找到工作再说狠得也行,商都市这地方邪乎的很,好的不灵坏的灵。

世界上往往祸不走单,站在自己仅仅只有十平米的房间外,吴天的东西全部被仍在了走廊之上,房间的门已经换了。

“……你他吗?倒是把我种的两盆蒜也搬出来啊!…不就是欠了两个月房租和三个月水电吗?我又没说不给…”

站在门口,吴天简直要炸了,这下子还真是要先找个桥洞凑合一下了。

吴天租的这房子,是一个加了隔断的合租房,他的房间每个月才350元,比较便宜,但这两个月因为买了一部新手机,手头有些紧张。

不过还好,东西并不是很多,带着仅有的几件重要的东西,就近吴天找了个还算冷清的桥洞。

随便找了几个硬纸板搭了个小棚子,就当做自己的临时住所。

“吆西,现在好多了,凑合一晚,我就不信我这没优秀,还会找不到工作!”

吴天一边嘟囔,一边收拾,准备先睡觉,睡着了,连晚,也是一个过渡期,总不能让愣头青直接上战场吧?”

“说的也是。”

“所以啊,大学除了更好的获得资源之外,就是在老师的带领之下开始参与各种各样的历练,活动,以后的工作等,这些东西。”郝云说着说着,看向了车窗外:“我们的目的地似乎到了。”

说完,郝云要下了车窗看去:“嗯到了。”

随后便开车下车:“青子啊,我说的话,你自己去想想吧,以后再想,今天我们去玩。”

蔡青点了点头后,也跟着下车,顺便照顾了在自己后面下车的苏灵。

看的郝云又是一阵气愤:“见色忘友。”

蔡青没有理会郝云,而是看向了他们这次所来的地方,一座山,直上云霄的山,从地下看,只看到一缕缕的雾,活像一绺绺灰白的头发,晃晃悠悠的贴着高山飘忽而过。

云雾缭绕,好似仙山。

“我们今天来这里做什么?”蔡青看着这座大山问道。

“这座山你知道叫什么吗?”郝云摆弄知识一般,问着蔡青。

蔡青确实不知道,但是又不想被郝云显摆。

于是,一旁的苏灵为了不让蔡青丢脸,立马说道:“泰泽山。”

蔡青看着垮了脸的郝云,不要脸的牵起了苏灵的手:“还是自家人好,嘿嘿。”

郝云撇过眼去,似乎在说,我今天为啥要做这种事情,没事喂自己狗粮,这是为了啥。

“泰泽山,泰泽乃是水流之名,而这道水流,却是从泰泽山流下来的,泰泽的尽头,是一个洞穴,那洞穴乃是一个凶地,进去的人,大部分出不来,出的来的人,也只是说并未深入,所以探查不到水流的尽头。”郝云解释道。

一下子,蔡青便来了兴趣:“这样说来,如此的险地,没有三星将军前来探查过?”

郝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其实吧,不是没有,而是三星将军也探测不到水流的尽头,但是为了顾及面子,他们解释为,若是他们将所有险地都探查清楚了,那其他人岂不是没有地方历练了。”

“戚。”蔡青砸了咂嘴:“这等险地,肯定帮随着巨大的好东西,他们说他们没探测过,谁会信,不过就连三星将军都进不到最深处,那这里面岂不是又天大的好处?”

“那就等你去查看了。”郝云笑道。

“好了,我们上山吧。”苏灵轻轻说道,说罢挽住了蔡青的手,陪蔡青先走一步,将郝云直接落在了身后。

气的郝云挥动双手怒喊着:“我是你表哥啊。”

在地上往上看的时候,是一座险峻的山峰,看起来极为难爬,但是靠近之后就会发现,早已被人开发出一条轻松爬行的山路。

三人齐齐向上爬去,郝云一边爬一边说道:“我已经在上面租好房间了,我们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听说山上有野兽,可以打一打。”

“有野兽?”蔡青显得有些兴奋。

“那当然啦,如此险地,没有野兽,像话吗?”郝云得意的说道,似乎是因为在知识上面,碾压了一次蔡青一般。

三人的目的地不算高,没多久便走到了他们今日的目的。

“泰泽休假区。”

自從那檔叫《從前有座山》的節目播出之后,安陽的生活就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安陽小時候無數次夢想過自己是個公主,受萬眾矚目,被萬民擁戴,那該多好。

可現在真的夢想成真之后,她反倒頗有些不適應。

不過這種不適應也就維系了一個星期左右。隨著第二期《從前有座上》節目的播出,全國原本相對集中的目光終于被分流了一部分。

安陽看著節目,心里有些慶幸又有些失落。

這一個星期以來,只要打開網絡,所有的平臺的話題熱點都是安公主。

無數自稱知情人的家伙開始爆料。

有幾個人,說的有理有據,安陽覺著可能是過去的一些同學。

比如高舉熱搜榜前列的《震驚,衣冠楚楚的安陽竟然是個慣偷》一文,安陽點進去一看,文章在說安陽是個偷心賊,作者詳細例舉了安陽從小學到中學時候被表白的男生姓名,其中有一些安陽已經忘記了,但有幾個確實是對的。

而其他的什么《安公主初戀竟然是……》《安陽與我不得不說的秘事一二三》之類的標題更是比比皆是,安陽都懶的去看。

最有意思的是有一家煎餅店,打出了安公主御用的廣告,安陽抱著打假的心態去瀏覽了一下,發現老板還真是自己之前常買的那個煎餅大叔。

不過那個時候,大叔還是推著早餐車,現在卻已經開了兩家店了。

安公主開著自己的號在下面點了個贊,因為她很喜歡那個大叔秘制的辣醬,夠香的同時不是那么辣,讓安陽這種不能吃辣的孩子也能體會到辣椒的美味。

瞬間,引來無數人的圍觀。

那家店也成了一個著名網紅打卡地點,被無數人擠破門檻。

而之后,更是有不好商家向安陽發來邀請,希望她能出來做個代言人,代言費用著實不低。

甚至有經紀公司順著門路找上安陽,許諾她會幫她成為夢之國成立以來最火的大明星。

這些邀請都被安陽拒絕了。

事后,不知道是什么人,將節目組沒有透露清楚的安陽家的經濟情況也給曝光了一干二凈。

一時間,不好的言論甚囂塵上。

但安陽并不在意,自己家的財富來得行得端坐得正,有調查局背書,有什么好擔心的。

就是自己的博微號下,突然多了一堆人求包養。

其中一堆“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留言,著實令安陽有些氣惱,忍不住回了一條“你們才是阿姨!”。

只是那些人仍不死心。

安陽只好聽之任之了。

其實安陽對于自己一炮而紅的事,安陽覺得最難受的人其實并不是自己,而是蔣峰天。只是令她為之側目的是,這個蔣峰天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困擾,還是那個樂天派,除了與安陽相處的時間,都在忙著自己的工作,并且成效不小。

反正安家幾個長輩對他都頗為滿意。

大有認定了他女婿的意思。

這讓安陽安心之余又多了幾分羞澀。

之后的時間里,安陽失去了對時間感知。

任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安陽只坐在蔣峰天的船上,在那條名為愛的河流里,一日千里。

似乎發生的一切就是生活本該有的樣子。

而安陽會和蔣峰天在整個余生之中,“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

畢業當天,參加完畢業典禮后,蔣峰天拉著安陽穿過告別的人海,從學校北門向右,經過兩個轉角,來到一家招牌古怪的書店門口。

安陽看著書店門口那塊光禿禿的石頭,和石頭旁那顆郁郁蔥蔥的樹,陷入了沉默。

近半年的時間,她一次都沒有來過這里,連路過都不敢。

蔣峰天進了書店,片刻后又出來,手里拿著一只記號筆和一根紅色絲帶。

“學校剛流行起來的傳說,這是棵很靈驗的姻緣樹,聽說只有相愛的兩個人將寫有雙方名字的紅布條掛上去,就能得到月老保佑。”

“我也跟爺爺奶奶伯父伯母商量好了,今年春節時就和你訂婚,等我工作穩定了,我們就結婚。”

蔣峰天如同平常說話那樣,聲音并不高,可那兩個字卻仿佛如鋼鐵廠里的鍛錘一樣,將安陽的身與心,一錘就錘了個粉碎。

結婚。

一個多美好的詞匯。

安陽抬頭。

和煦的陽光下,蔥綠的樹冠上掛滿了樣式一致的紅色絲帶。

安陽覺得那很像一個戴上鳳冠霞帔的新娘。

風一吹,樹葉與紅色絲帶輕輕晃動。

那是在新房里等到天黑的新娘終于等到了新郎的腳步,情不自禁地偷笑,花枝亂顫。

蔣峰天將絲帶攤在左手掌心,一筆一劃寫下自己的名字,字跡工整,如同印刷出來的一樣。

寫好后,他微笑著將筆遞給安陽,將左手伸至安陽面前。

安陽默默接過記號筆,在他名字的下方,也寫下了三個字。

蔣峰天接過后,在兩個名字之間加了顆愛心。

蔣峰天愛安公主。

隨后他從書店借了把椅子。站在椅子上,將紅色絲帶系在了一根枝條上。

蔣峰天將椅子擦干凈之后還給了書店。

出來后,他發現安陽在看著那根紅絲帶。

他走過去,與安陽并肩,一齊看著。

安陽沒笑,一動不動,眼中只有那根絲帶,好像身邊沒有別人。

他也收了笑容,陪在旁邊。

兩個人就那么站著,活像兩個傻子。

進出書店和過往的路人開始也不知道兩個人在看什么,但順著兩人的視線卻什么都沒發現后,紛紛用鄙夷的視線看了看兩人,然后各自離去。

不知過了多久,安陽突然笑了。

蔣峰天轉頭去看,也笑了。

時光流轉,可那個笑容從未改變。

于是他就那么呆呆看著安陽,像在讀一首極其喜愛的小詩。

那首詩安陽只讀過一次給他聽,可他卻記住了很多年。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安陽看到眼睛發酸,那棵樹都沒有發生任何改變。她眨了眨眼睛,眼角流下不知因何而落的眼淚。她擦了擦眼淚說道:“果然沒有開花。”

蔣峰天沒有聽清,下意思問了句:“什么?”

安陽沒有回答,而是若無其事地問了個問題:“你是誰?”

蔣峰天笑著伸手想摸安陽的頭,被安陽擋住了。

他尷尬地笑著說:“傻瓜,你在說什么,我是蔣峰天,深愛著你的蔣峰天。”

安陽轉頭看著他:“我不是傻瓜。”

蔣峰天還想說什么,看著安陽有些冷冽的視線,轉頭避開了。

“你或許還不知道吧,傳說是真的。這棵樹真的被月老保佑著。只要將雙方姓名寫在紅絲帶掛上去,也確實能夠得到保佑。當然前提是兩個人真心相愛。證據就是絲帶掛上去后,那根枝條附近會開一朵桃花。如果你親眼見過,就知道那花真的很美。”

那個蔣峰天忽然笑了笑:“原來是這樣嗎?我還以為自己是哪里做的不夠好,被你發現了。”

“并不是這樣。”安陽搖了搖頭說道:“花只是個佐證而已,開不開其實無關緊要。”

“那你是怎么發現的?”

“很早就發現了。你做的非常好,每一項都比那個傻瓜出色,可也正是這樣,才恰恰說明,你不是他。盡管你有著他的外貌,有著他的聲音,有著他的氣味。但不是就是不是。”

“那你為什么沒有拆穿呢?”

“一是因為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誰,想要做什么,二是”

安陽還沒有說出答案,這個蔣峰天就做出了搶答。

“二是你貪心。你很想我其實就是真實的蔣峰天。一個更加完美也更加愛你的蔣峰天。你很想知道和那樣一個蔣

刚回到基地的北冥玄立即被请到机密室,视频会议正在召开。副主席解礼复和军委副主席秦国盛,军情部剌太平部长,国安局局长叶知秋等一干高级干部出现在画面中。见北冥玄赶到,秦国盛向解礼复点头。

解副主席说:“北冥将军,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件向你通报:我国军事代表团在东林洲的安南国访问,遭到不明恐怖分子劫持。这次劫持事件几乎是以强攻的方式,突破了安南国严密的安保防线。劫持了方宏伟中将等高级军官十二人,军事科技专家......

”秋水清道“就因为我太了解你、度支員外郎、知制誥、判吏部截。碰、撞、砸,招式又古活得够了。双拳雨点般击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到底有多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蒜末酱油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叫偶爬爬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东人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范小东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一定会火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陆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