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恒定》。

镇子以箍桶闻名,很有几个手艺住走过招呼呼,道:喂,小表姐

任何世界都是有了光才会有影子,沿着影子的相反方向就能找到一束光。

可月慕云背后这道多出的影子,没有一束对应的光芒。

沉浸于幸福感中的月慕云,始终没有觉察到这片影子。

十几分钟后,路正行却醒了过来,他觉得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他看了一眼房间,路正行觉得原本有些灰暗逼仄的小公寓变得亮堂起来。

就连廉价陈旧的家具也泛出了光彩,荡漾着家的气息。

  当路正行还在感受屋内变化的时候,月慕云已经打开了冰箱。

  她开始准备做饭了,这一幕看的路正行更是目瞪口呆。

  这是23世纪啊,哪有女人做饭的道理?

  除了他过世的母亲以外,他很少听说过有女人会做饭 更何况是这位高贵的女总经理呢?

  他很自然地起身走过去想帮看做点什么,她却温柔地把他推开。

  这间卧室、客厅、厨房3合1的小公寓里便荡漾出了生活的气息,切菜的声音,抽油烟机的轰鸣声,正在烹饪中食物的香味。

  路正行坐在那张唯一的沙发上,有些惊奇地看着月慕云,感受着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

  他有些痴迷了,因为他没有想到月慕云做这些琐事也能做得这么优雅,这样迷人。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协调自然,似乎合着某种特殊的韵律,而且速度似乎有些快。

  月慕云似乎是感受到了路正行看着自己有些痴迷的目光,她侧头莞尔一笑:“怎么,没有见过别人做饭吗?”

  佳人一笑百媚生,更何况是如此贤惠的美女呢!

  路正行脑袋晕晕的,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向往的生活,但他知道这种感觉真的挺好。

  总经理在给一个司机做饭,而且还露出这样温柔迷人的笑,一副甘之如饴的神色。

领导如斯,有女如斯,夫复何求?

  恍惚间,路正行犹坠如梦中,不知所如。

在自己无比熟悉而随意的公寓里,他自己反倒变得局促起来,反倒像是一个客人。

  注意到他拘谨的样子,月慕云笑了,一边笑,一边做着手里的活。

  过了会,她侧头眼波流转间颇有些得意道:“怎么了?路公子想不到我也会做饭吧?”

  这活反倒是提醒了路正行,对方一直在叫自己路公子,这个路公子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不过路正觉得自己虽然和那个路公子融合了,但显然现在的自己是路正行,目前掌控这具身体的是自己而不是那个所谓的路公子。

欺人者自欺,路正行从来不想欺骗别人,也更不想欺骗自己。

  思前想后,他有些结巴地说:“我,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我是路正行,只是个开车的司机,我不是你所说的路公子。”

  他结结巴巴的语气,尴尬的神色,反倒是令月慕云笑了起来。

  她笑得乐不可支,银铃般的笑声鬼想在小小的公寓中,似乎让那有些昏暗的灯光都变得明亮了一些。

笑得她背后那道多出来的影子似乎都开始晃了起来。

  看着月慕云笑了,路正行却又一次傻了,他呆呆地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月慕云。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月慕云笑,不得不说约慕云的笑的确很迷人。

  笑得有些喘不上气的月慕云一边炒着锅里的菜,一边乐不可支地说:“路公子你可真会说笑话。”

  路正行心中无奈,他倒是很想装成路公子,可现在的他真的不是啊!

  说真话反倒被人以为是在装蒜,实在是真作真时真亦假。

  难道他能装成那个路公子吗?

  他突然觉得这个路公子一定很幸福,一定很快乐,至少有眼前这个女人相伴,路公子是不会寂寞的。

  没多久,小小的一居室里飘出了从未有过的佳肴美味的气味。

生活就是味道,人生就是品位。

看着餐桌上摆放的五个色香味俱佳的菜品,路正行不可抑制地咽了咽口水。

  食色性也,温婉的月慕云做出来的食物也是色香味俱佳。

“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請你代表歸元城的神捕衛,前去府城參加十年一度的人榜挑戰。”十方秀才說道。

周安聽到后疑惑不止,說道:“我得到的消息,天地人三榜好似是一月一日舉行,現在都二月份了吧,怎么人榜現在才開始。”

周安已經打聽出了天地人三榜,天榜是先天高手的榜單,每一位都是僅存的老怪物,是大元朝最頂尖的存在著,而地榜是后天高手所組成的榜單,在后天高手中最強的五十名存在,至于人榜就是后天高手以下,最強的一百名高手所組成的榜單。

達到開竅層次后,就是后天十層,突破到后天就是先天,至于先天以后在大元朝是傳說中的存在。

“你雖然知道天地人三榜,但是對天地人三榜并不怎么了解過吧,天榜每六十年排位一次,所以今年并不會有天榜挑戰,而地榜和人榜卻沒有這么多的要求,每十年舉行一次,而今年像你說的在一月一日其實并沒有按時舉行,而是拖到了二月份,之所以這樣,全部是因為等一個人。”說到這里十方秀才停了下來說道。

“什么人?”周安問道。

“江湖百曉生。”十方秀才說道。

“為什么要等他。”

“因為天地人三榜是他排的。”十方秀才說道:“從大元朝建立之初,百曉生就開始為武林中的武者排天地人三榜,為武林中最出名的武者排出名次,讓他們名揚天下,萬古流芳。”

“大元朝開朝到現在有萬年多了吧,這個百曉生活了萬年我是不相信的。”周安說道。

“我也不清楚,每當天地人三榜重排的時候就有百曉生出現,排榜,萬年過去了仍然不變。”十方秀才說道:“至于萬年時間中百曉生依然存在,我猜測百曉生可能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吧,不可能有人存活萬年的時光,即使那些蓋世強者也是不行。”

“知道為什么他要推遲到二月份舉行嗎。”

“聽說這次他推遲到二月份排榜,是因為去了大元朝的皇城,和當代的皇帝秘密談了一場不為人知的對話。”

“這對話不會和此次的天地人榜有關吧。”

“有人是這樣猜測的,但是這只是猜測,并沒有人知道他們談的是什么。”

“說的好似有些偏離主題了,要我去人榜挑戰,你們不會空手讓我去吧,至少給我點酬勞吧,當然了我不要錢。”

“給你前十層的龍象般若功。”

“好,我去了,什么時候動身。”

“要在二月二十號之前到達,對了,我說的府城是東港府。”

在大元朝分村,縣,城,府,皇城,五個級別。

而東港府是歸元城更上一級別的存在,統治著五十六個城池,而歸元城就是其中之一。

“東港府離這里不近啊,看來要早早的出發了。”周安暗暗的想道,想完后說道:“我明天出發。”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十方秀才說道。

十方秀才和周安說完后就分開了。

本來周安想先要到十層的龍象般若功的,結果十方秀才說十層的龍象般若功并不在他的手中,而是在那位金捕頭的手中,等周安到了東港府后,金捕頭會給他的。

在十方秀才走后,周安和眾女交待了一下,要離開一段時間,并留下了一些銀子,讓她們能夠生存,畢竟電影院如果不播放電影的話,就沒有了生存的來源。

眾女十分的不舍,不過還是理解周安,畢竟外面更廣闊的天空才是男人的天堂。

等周安和眾女依依惜別之后,已經到了第二天早上,周安把行李收拾進儲物格子后,便走到馬廄前,牽出了一匹馬,向著門外走去。

在建好新電影院后,周安買了五匹馬養了起來,等以后使用時方便。

剛把馬牽到門外,周安就碰到了兩個人立在了門口,這兩個人其中一人周安認識,就是金烏派的三長老。

另一個人是一個瘦弱的中年人,穿著寬大的長袍,雙手虛握,成淡金色。

周安看到兩人,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三長老說道:“周安,我聽說你今天離開歸元城,我是來給你送行的。”

周安頓時感覺不好了,說著是給他送行,其實語氣中隱含著威脅之意很是明顯,如果周安離開了,他說不定會對眾女動手。

只见群豪似声全都入院参谒完毕理。”謝白衣道:“他已沒有感

迷宮大門開啟,葉風流看到的是一個向下的樓梯,幽深而不知通向何處。

取下迷宮鑰匙,多蘿西當先走下樓梯,葉風流和尚伊疑惑的緊隨其后。

“這里為什么有些眼熟?”走過一個廢棄的空曠大廳,經過一個已經關閉的老式監控沙盤,當最后來到一扇已經打開的電控厚重鐵門前面時,葉風流終于認出了這是什么地方。

“這不就是我前天來過的B83層入口處嗎!”葉風流想起兩天前自己在伯納德的帶領下就是經過這里,去見的福特博士。“難道這里就是迷宮?”

當葉風流跟著多蘿西跨入了這扇大門后,他心中的疑惑更加強烈起來,甚至莫名的升起了一種不安的感覺。

房間依舊像上次一樣的異常昏暗,只有應急燈的光芒在角落里頑強的閃爍著。空氣中彌漫著腐尸般的臭氣,嗡嗡的蒼蠅成群結隊的飛舞著,廢棄的裸體接待員密密麻麻的站成了“人肉森林”,全部在詭異的盯著他。

“不對……”葉風流突然停下腳步大叫了一聲。隨著他的大喊變化突起,先是他們身后剛經過的那扇大門詭異的飛速關上了,然后刺目的燈光亮了起來,將這個空間照得有若白晝。

片刻后,當葉風流的眼睛適應了這里光線,他終于看清了眼前的情況。

不知道面積到底有多大,反正應該可以跑火車的大廳里,此刻站滿了人。

有那些本就該站在這空間里的裸體的廢棄接待員,還有許多本應在東部世界園區里按故事線運作的角色,如小鎮中的住民、南軍仔、政府士兵、被通緝的匪徒、鬼族戰士還有懷特的手下。更讓人驚恐的是,葉風流還在其中看到了曾在B82層中襲擊過他和艾爾希的那些游蕩者。

如果這些還能讓人接受,那么讓葉風流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眼睛的是,在這大廳的中央,他還看到了方山控制中心的所有部門首腦,黑爾、阿什利、伯納德和福特等正被這些身份各異的人造人接待員們重重包圍在最里面。

福特身旁不遠處還有一大群衣著華貴的陌生人,葉風流猜測他們應該是今晚來參加福特新劇情發布會的董事會高層和那些幸存的游客。

總之,當葉風流三人跨入了那扇門,所有人的目光便都聚焦在了他們身上。

“哈哈,多蘿西,你們終于到了,你看大家都在等你們呢。”大廳最中間一身筆挺黑色西裝的福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早就知道你會親手將迷宮送到我的手里,穿白鞋的女士。”

“你怎么會在這里?”多蘿西一臉冷漠的看著福特,豪不怯懦的向他行去,所過之處所有的接待員潮水般向兩側退去,讓出了一條筆直的通道。

葉風流咬了咬牙看了尚伊一眼,然后抬頭挺胸的跟在了多蘿西的身后。尚伊呆了呆,緊張的拔出高仿左輪手槍也跟了上去。

“福特博士,這就是你要等的劇情主角嗎?如果是的話,那么你的新劇情發布會是不是可以開始了?”黑爾站在了那群衣著華貴的生面孔前面,面色難看的道:“這么多人造人參與的故事線,我和董事們都很期待呢。”

福特聞言楞了一下,轉過頭來看向扯高氣揚的黑爾,“差點忘了你們,真是抱歉,因為泰瑞莎昨晚畏罪自殺跳崖加上威廉董事長今晚沒有能按時出席,所以今天晚上的發布會我決定取消了。”

“什么,取消!”黑爾聞言色變,她身后的董事會成員們也立即亂哄哄的吵鬧起來。“福特博士你太過分了。”

黑爾努力的平復了一會心情,終于又恢復了高冷的表情:“董事會已投票,全體一致通過,你將在今晚宣布退休。”

福特笑了笑,“哦,那這些接待員怎么辦?”

黑爾風情萬種的叉起了腰,“我們會做一些改變,將他們簡化,我向你保證,他們不會介意的!”黑爾一邊說著一邊咬著唇在身邊站著的魁梧鬼族戰士胸肌上拍了下。

“我想你猜錯了,他們不會喜歡你們那么做的,我保證!”福特詭異的笑了起來。

福特的話聲剛落,站在黑爾身邊的那個鬼族戰士突然動了起來,他猛地揮下了手中的長刀,一下子就將身旁的黑爾腦袋砍了下來,那美麗的頭顱飛在空中,雙眸里還殘留著無限的驚恐。

黑爾飛起的頭顱就像一個信號,附近的接待員紛紛行動起來,弩箭、大刀、手槍、步槍一起招呼到了那群可憐的董事會成員和游客身上。

隨著董事會成員和游客的奔突慘嚎,一大批身穿南軍仔服裝的接待員也立即行動起來,只不過他們的目標竟然是那些襲擊董事會成員的鬼族戰士和懷特手下,于是一場亂戰展開了。只不過那些南軍仔服裝的接待員人數明顯處于劣勢,估計用不了多久這場沖突就會結束。

“怎么回事?不是讓你乘著所有官員都在這里的時候將控制中心掌握在我們手中嗎?”福特博士看著眼前亂糟糟的場景不滿的對身旁的阿什利埋怨道。

“對不起博士,我早已經提前做好了布置,不過估計董事會的人在我們之前行動了。現在我已經聯系不上控制中心的手下,估計剛才的突然停電破壞了我們的通訊系統。”阿什利滿臉大汗的擺弄著手中的通訊器。

“該死,我還以為停電是你的安排!你這個蠢貨。”福特臉上浮現出了殺意,幾個懷特手下悄然將手中武器揮向了錯愕中的阿什利。

看到阿什利也被接待員偷襲殺死,福特這才神情一松,“沒關系,我們還有著絕對的優勢,等搞定了這里我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利用控制中心發動外面的‘天網系統’了,

確定了上方即為出口,眾人先是原地站立,隨后迫不及待地往上飛去,而身形則是準備隨時躲閃,道道壓力絲毫不能阻攔這群瘋狂的人,海浪之中充斥著四溢的元氣。

這波攻勢來襲的速度也比眾人預料的還要快,當上方數道如雷鳴般的聲音炸裂之時,滾滾水珠完全是瘋狂傾斜下落,比起之前更加密集,速度也愈加猛烈,強大的沖擊力先行抵達,似乎就打算先將眾人的身軀碾壓至深淵。

“咻咻...”即使是在海水之中,亦能聽得見劃過的破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恒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小论

闷骚小贱猫

小论

蓝云汐

小论

幻龙影虎

小论

钟瑷

小论

正是日生时

小论

大胃貔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