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表层计划与真正后手》。

连城壁再来的时候,就是他要和上有亮光閃閃的東西,撿起來一

痕篤想,契丹人看準了時機,抓住了機遇,更主要的,是他們有了不畏強暴的精神。

痕篤想起了與阿保機和曷魯的那次較量。

曷魯孤身一人,便可挑戰自己的幾十號人。

阿保機不過一過客,并且與曷魯并不相識,關鍵時刻,卻能挺身而出。

那次,自己輸的心服口服。

最讓痕篤心服口服的是,阿保機和曷魯的膽量。

如果換位思考,自己有慨然出刀的豪氣和膽量嗎?

自己沒有,真的沒有。

現在聽莎林娜說自己是前怕狼后怕虎的窩囊廢,痕篤實在無言反駁。

若真有一天,阿保機和曷魯率契丹大軍壓境,自己再與他們較量一番,能有多大勝算?

上次輸的是自己的臉面,下次如果再輸,輸的可是整個國家呀。

一旦那一天到來,痕篤確實不知該如何抉擇。

莎林娜則越說越激憤,臉膛漲的通紅,手臂猛地指向北方,咆哮道:“你若是血性男兒,就應該不畏強暴,將你的國家做大做強。”

痕篤目光迷離,心思無所適中,苦笑了一下,問道:“那你說,如何才能將我們各自的國家做大做強?”

莎林娜看了痕篤一眼,放低了語調,道:“我已探明,駐扎在霫國的小黃室韋人馬,不過兩萬而已。契丹即使國內仍有駐軍,也絕對多不到哪去。現在,趁契丹國內空虛,我們兩國正好聯兵抄契丹后路,勝券一定在握。駐扎在霫國的小黃室韋人馬若來參戰,我們正好一舉將他們消滅。”

聽莎林娜的話,痕篤如同聽老人講童話。

這是打仗,豈能如你想象的一般,水到渠成呀。

痕篤不屑地撇了下嘴,問道:“假如駐扎在霫國的小黃室韋人馬不到契丹參戰呢?”

莎林娜不假思索回答:“那我們就在擊敗了契丹的國內駐軍以后,迅速西進,去消滅小黃室韋人馬。”

聽到此,痕篤明白了,莎林娜繞了一個大彎,仍是在巧舌游說自己為她復國呀。

好厲害的一張嘴,自己差點就被她的言語迷惑啦。

痕篤沒有插話,繼續歪著腦袋聽莎林娜的宏論。

莎林娜目放異光,神采奕奕,繼續說道:“契丹大軍在得知國內危機時,必然返師回救。到那時,你率軍與契丹周旋,我去游說室韋各部,三面夾擊契丹,契丹必敗。”

痕篤靜靜看著莎林娜,一臉的無奈。

莎林娜呀莎林娜,你是在異想天開。

國家間的爭斗,與民眾生死攸關,可不是林中狩獵,可以由著性子亂來。

但痕篤不想駁莎林娜的興致,敷衍道:“我們奚國剛剛開始集結人馬,現在手中無兵呀,總不能憑你這七千老幼和我父王的五百名衛隊,便對契丹發起攻擊吧。”

莎林娜以為痕篤已經同意了她的建議,心中一喜,問道:“你們現在已經集得多少人馬了?”

痕篤故意面現難色,道:“集結人馬的事由我弟弟室魯負責,我也不太清楚集軍情況。”

“会的,灵儿妹妹,我也会来看你的。”封峂回过头,笑着说道。

幕灵看着他们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拐角处,眼中写满了不舍。

杨啸天提着剑来到门口付钱处,将一百魂币放在台上,说道:“天蓝红冠雀兽核。”

“杨公子,刚才我们社长派人来说,您是我们灵姑娘的客人,这兽核就送予你。”台后的侍女微笑着说道。

杨啸天无奈的收起魂币,点头示意,然后向门外走去。

“杨公子,再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杨啸天回过头,原来是门口的侍女小春姑娘,只见她仍旧笔直的站在门口,脸部写满了尊敬。

“再见!”杨啸天微笑着说道。

走到马路上,封峂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是有女人缘啊!”

“主要还是阿姐调教的好!”杨啸天讨好的说。

“嗯,嘴真甜。”封峂摸着杨啸天的嘴唇说道。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走了不一会儿,一道声音传来,“蝼蚁,我们可是等了你很久啊!”

杨啸天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沐熙枫和白萱正在不远处坐着。现在正缓缓地走过来。

“大叔,是要请我们吃饭吗?”杨啸天看这架势,一场恶战是避免不了的了,索性大声激怒道。

封峂扑哧一笑,心想,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笑,不想活了。

沐熙枫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个魂武境八级的人竟然如此猖狂,不是个弱智就是对自己的盲目自信,道:“不知天高地厚,今日就让你知道,在实力差距面前,你就是蝼蚁。”

白萱露出开心的笑容,看你们今天如何求我。

杨啸天早有准备,低声说道:“阿姐,待会我拖住沐熙枫,你找机会对付白萱。”这种局面,他的脑海中异常冷静,为今之计,躲是不可能,只有面对。他们的弱点只有白萱,如果想硬碰硬,两个魂武境八级对战魂长境三级,无异于以卵击石。

“那你小心点!”封峂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

沐熙枫嘴角露出一丝讥笑,想靠一个人拖住我,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想罢,只见沐熙枫身体内一股白色光芒升腾而出。

“嗷”一只满月白虎在沐熙枫身后闪烁。

“哇!难怪这白色光芒如此耀眼,竟然是满月白虎武魂,这魂力应该到了魂长境二三级了。”人群中有一年纪大点的人说道。

“吼”杨啸天也释放出武魂,只见一只紫金巨骨龙升空而起,闪烁着盘桓在杨啸天的头顶,那紫金色给人于神圣。

“噢”人群中不断有人发出惊叹之声。

“这就是封家的天才少年啊!”有很多人已经认出了上古武魂。

“上古武魂,果然霸道。只可惜!”刚才那名年老之人再次说道。

“我要让你知道,魂长境三级的怒火,不是你能承受的。”沐熙枫霸气说道,说完纵身一跃,一道白光紧随其后。他暂时还没有想用武技,对付区区魂武境八级还用不着开武技。

說著,好像他身體下面,有什么”胡鐵花也不禁嘆了口氣,道:

公孫瓚斬殺劉虞占據了幽州,冀州的韓馥嚇壞了,他趕緊把大將張郃找回鄴城,命他整頓兵馬準備迎戰。

看著精神恍惚的韓馥,張郃別提多失望了,當初他聽說韓馥是個宅心仁厚的長者,這才投靠到他的麾下,誰知韓馥根本就是個紙上談兵的廢材,他接管冀州以來毫無作為,反倒讓冀州人口大量流失,如今面對公孫瓚的威脅,韓馥一點辦法都沒有,只會怨天尤人。

張郃接到韓馥的命令,立刻點起三萬大軍直奔中山而來。

公孫瓚滅了劉虞之后并沒有繼續南下,而是開始整頓軍備,似乎全然忘記了與韓馥的仇怨。

其實公孫瓚也遇到了麻煩,自從他殺死劉虞之后,便遭到了天下世家的唾棄,袁氏一族在世家中的影響力巨大,逢紀給袁紹獻計,叫他將公孫瓚妄殺漢室宗親的罪行公告天下,號召大家一起抵制公孫瓚。

袁紹采信了逢紀的計謀,他叫逢紀與郭圖游走于幽冀二州,游說各方勢力共同加入聲討公孫瓚的行列。

最先對公孫瓚表示不滿的就是盧植,老爺子對公孫瓚的殘暴行徑大為惱火,他第一時間找到公孫瓚,狠狠的訓斥了他一頓,然后鄭重其事的對公孫瓚說道“我等皆大漢子民,如今天子受辱,諸君當齊心合力鏟除奸佞,豈能趁機作亂,生出不臣之心”

公孫瓚確實有稱霸的心思,卻沒有當皇帝的想法,他對盧植十分尊重,故此沒有忤逆盧植的意思,只能暫時整軍備戰,他已經打定主意,只要韓馥膽敢對幽州做出任何挑釁,他就立刻揮師南下直導鄴城。

公孫瓚以為只要自己不主動挑釁,便不會有什么麻煩事,誰知袁紹的兩個大謀士憑借兩張巧嘴便給他惹來無邊禍患。

逢紀說服了幽州田氏與袁紹共進退,郭圖私下與上谷李氏薊城王氏達成共識,這三家都是幽州大戶,家眷族人足有幾萬,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冀州的鄭玄得知公孫瓚殺死了劉虞,立刻氣得火冒三丈,他命人拿著自己的書信去遼東找關安,叫他與公孫瓚父子劃清界限,勿必盡快離開遼東。

遼西的盧植也接到友人鄭玄、皇甫嵩等人的書信,大家一致指責他助紂為虐有負圣恩,要求他立刻起兵反抗公孫瓚。

逢紀的計策鬧得公孫瓚寢食難安,他甚至生出一種草木皆兵的感覺,仿佛所有世家都要和他為敵一樣。

為了讓自己安心,公孫瓚去找盧植問計。

此時盧植正處在矛盾之中,他深信公孫瓚并不是反叛之人,也不愿意舍棄自己多年經營的幽州騎兵,為了表明立場,盧植給公孫瓚出了一個計策,他叫公孫瓚向朝廷上書請罪,主動將幽州刺史的位置讓給有德行之人,之后在帶著軍隊去邊境駐扎,展示自己并無逐鹿中原的野心。

盧植的計策并不高明,而且有點異想天開,他滿心想讓公孫瓚證明自己沒有反叛之心,卻忽視了幽州公孫一族的利益。

公孫瓚沒有從盧植處獲得支持,只好沮喪的返回右北平。

就在公孫瓚舉棋不定的時候,遼東的公孫方來了,公孫瓚近期的遭遇完全在公孫方的掌握之內。

自從公孫方成為遼東太守之后,沮授便建議他在公孫瓚身邊安插耳目,目的不是為了監視公孫瓚,而是要留意是否有人挑撥公孫瓚于公孫方父子之間的關系,畢竟公孫方還要借助公孫瓚的勢力慢慢成長。

當公孫方得知冀州世家蠢蠢欲動之后,立刻猜出有人暗中搗鬼,于是便派沮授帶人秘密回到薊城,對那些與公孫瓚作對的世家暗中監視,很快便有了斬獲。

最近逢紀正和薊城田氏一族密謀起兵,打算趁公孫瓚立足未穩突襲薊城。眼下鎮守薊城的是大將公孫續,他雖然勇猛卻狂躁自大,正好給那些圖謀不軌之人留下可乘之機。

逢紀與家主田疇密謀了一夜,終于計劃停當,就等幾天之后一同起勢了。逢紀趁著深夜離開田家,剛到南門的時候便被十幾個黑衣人一擁而上生擒活捉。

這些黑衣人都是沮授的手下,有眼線看到逢紀偷偷進入田家,便打算趁機將他拿住,為了不驚動田氏族人,沮授吩咐手下一直跟到南城才下手抓人。

被抓之后的逢紀還打算裝英雄,他靜坐在密室之中一言不發,大有視死如歸的意思。

沮授笑吟吟坐在逢紀跟前,輕聲道“許久不見,先生何時來到幽州,沮授未能盡地主之誼,先生莫怪”

逢紀撇了撇嘴“逢某來幽州訪友,先生如此行徑,讓人齒寒”

沮授嘿嘿一笑“你我皆于暗中行事,休要欺瞞于我,沮某以使人入冀州接先生家人來此,日后先生便是我

倒不是他突然變得光明磊落起來。

主要是前不久才坑了對方,而且坑得很慘,江景心里略微有點過不去罷了..

“呼?”

見此,水鳴心頭略松一口氣,他還真怕江景強搶。

“條件什么的,那就太見外了!”

“既然大人需要,那就拿去吧!”

心頭思緒急轉間,水鳴面上突然浮現出笑容,豪氣無比道。

只見他輕輕一揮手,一枚巴幸大小的藍色玉符脫手而出,漂浮在江景身前。

H……”

后者見此,神情微訝,旋即拿起玉符,靈識探入其中。

“你很聰明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表层计划与真正后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择日凌云

写本书逗个娘

择日凌云

乾图

择日凌云

PP粉儿

择日凌云

雀别枝

择日凌云

会变的尺

择日凌云

大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