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茫茫大龙!》。

为了对师门尽忠,不得已亲手处最要緊。有些人甚至會認為,楚

将牛龙驯服后,杨磐骑在牛龙身上来到春蕾和两个任务目标旁边,然后翻身跳了下去。

“春蕾,过来帮我治一下。”杨磐揉了揉自己的右臂,对着正一脸崇拜的看着他的春蕾说道。

“好的,好的,这就来。”一边说着,春蕾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杨磐身旁,看着那只看似凶狠牛龙乖乖的站在杨磐身后,不禁啧啧称奇。

“那个,你伤在什么位置。”观察了一会后,春蕾不得不向杨磐问一句。

因为杨磐穿着暴君束缚器,从外表上看根本看不出哪里受了伤,而刚才杨磐跟牛龙战斗时几乎完全处于上风,并没有受伤的迹象,所以春蕾才会有此一问。

“整条右手臂和前胸位置,手臂肌肉拉伤,前胸有些淤伤。”杨磐一边吃着从储物空间中拿出的应急压缩口粮,一边向春蕾说道。

手臂的拉伤主要是因为多次使用蓄力技能的原因,而胸前的淤伤则是牛龙在训练中途暴动时,杨磐被被其尾巴抽了一下导致的。

“好的,我明白了。”春蕾听过杨磐的话后,连忙伸出手按在杨磐的手臂和前胸上。

随着春蕾手上逐渐亮起一阵光芒,杨磐感觉自己的右臂的肌肉拉伤和前胸的淤伤都好转了不少。

“难道你不疼吗?”看着面目表情的杨磐,正在给他治疗的春蕾忍不住问了一句。

“还行,不算疼。”杨磐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然后回了她一句。

这方面杨磐倒是没撒谎,这点小伤他压根没有放在心上,要不是春蕾正好有治疗技能他都不治疗,至于疼痛,杨磐现在每进入一次怒喰状态所承受的痛楚就不是这点疼痛能比的。

在杨磐二次融合血统之前,他连运行龙属性能量强化身体都会受到能量的侵蚀,好在这种情况在二次融合血统后已经有所好转。

可能是身体已经适应了龙属性能量,也可能是血统对身体进行的强化,他现在使用龙属性能量时并不会感到太强不适,但对体内龙属性能量的控制也十分基础和片面。

面对杨磐这僵硬的回答,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脑海中自动脑补出了一个默默忍受痛苦的硬汉大叔的形象。

“你们两个过来。”等春蕾给他治疗结束后,杨磐朝着在一旁正在看手机的两兄弟喊了一句,然后将格雷交给他的手机拿了出来说道,“给你们的克莱尔阿姨打电话。”

听到杨磐朝他们喊话后,两兄弟一阵激灵,扎克连忙将手机收了起来,而格雷则走上前来接过了杨磐手上的手机,拨打了克莱尔的电话,然后又将手机递了回去。

杨磐接过了手机,然后摸了摸格雷的脑袋,不得不说这个孩子比他那个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哥哥可爱多了。

“该死,你怎么现在打电话。”

“快丢了那该死的手机,那头杂种快注意到我们了。”

电话刚一接通,杨磐还未说话另一头就传来了克莱尔和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这当中还夹杂着一声不知名恐龙的咆哮声。

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声音,杨磐眉头微微一皱,他并不在意克莱尔和那个男人的愤怒,他在意的是那声不知名恐龙的咆哮。

听起来有些像食肉恐龙展区中的霸王龙,但却感觉更加狂暴,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只杂种暴虐霸王龙。

“闭嘴,我侄子在那边,喂,能听到吗,我们这边出了一些小问题,格雷和扎克还好吗?你们没遇到食肉恐龙吧。”

“他们还好。”一边说着杨磐把手机移到小男孩格雷的耳旁,而格雷也很配合的应了一声,“我们两个很好,这位叔叔很厉害。”

杨磐将手机拿回,朝着小男孩点了点头,然后向旁边走了走然后想到那貝恩斯真是狠,竟然在設置靈魂防御之時,直接將首領女兒弄死了。

讓原本的漏洞成為了陷阱。

如果他說出愿意娶首領女兒的話,也許會讓暴怒的大漢不顧首領的命令,直接將他殺了。

大漢看著李瀟沉默不語的樣子,直接對邊塞那行刑的士兵說道,“來,給貝恩斯少爺止止血,別讓他流血流死嘛。”

李瀟本來還奇怪,這兇惡的大漢難道還會有這么好的心,這地牢之中還有醫療設施?

誰知道,那士兵端著一個鐵盆走了進來,盆里裝滿了火紅的石炭。一根鐵烙鐵插在火盆正中。

士兵將火盆放在架子上,然后直接將烙鐵拿了出來。

李瀟只看了一眼那火紅的烙鐵,就渾身刺痛,恨不得立刻掙斷手上的鐐銬,跑的越遠越好。

可是那鐐銬不知道是什么材質制作而成,十分堅固。而貝恩斯的身體只比普通人好一點罷了,根本別想著掙脫。

那士兵將烙鐵狠狠的印在了李瀟的傷口上,只聽滋滋聲不斷響起,李瀟的身上冒出一陣陣白煙。

李瀟疼的連心臟都抽搐了起來,他克制不住痛嚎起來。

隨著士兵將鐵烙鐵一次次的摁在李瀟的身上,他痛的死去活來,偏偏強大的精神讓他難以暈厥。不一會喉嚨就喊的嘶啞起來。

李瀟本來以為以他兩年之中受到的欺辱毆打,就是人生最悲催的事了。沒想到比起這些酷刑來,他曾經受到的欺辱毆打,就仿佛小孩子過家家一般。

不過還真像那大漢說的似的,他身上的傷口都已經焦糊,一滴血都不流了。

李瀟自嘲的想到,“這還真是止血神術啊。”

那大漢看著李瀟受盡折磨的樣子,眼睛之中竟然閃過一絲興奮之色,好像聞到血腥味的獵狗一般,讓他那變態扭曲的靈魂得到了一絲快慰。

李瀟現在連抬頭看那大漢的力氣都沒有了,意識也有些模糊。他只是想著,自己這次夢境入侵真是虧到姥姥家了。

不說最后他能獲得多少好處,就前期投入的這成本,就夠他后悔一陣子了。

那大漢變態的笑著道,“貝恩斯少爺,剛剛受了兩種刑罰就受不了了?后面還有幾十種花樣,讓你享受,你可千萬要堅持住啊。”

說完大漢轉身往外走去,邊走邊吩咐那名蠻族士兵道,“備特,今天就到這里吧,看好他,出了差錯,就由你代替他受著。”

名叫備特的士兵趕緊恭敬的回道,“考斯特大人請放心,我一定牢牢看住他。”

這名士兵雖然對貝恩斯的遭遇有點同情,但是作為地牢中長期行刑的士兵,他對于這種事見的多了。怎么會真的將貝恩斯放了。

再說他也不敢面對考斯特的怒火,那可是巴特利城出名的變態,只看他享受似的觀看行刑,就知道他的為人了。

本來考斯特并不是管理地牢的負責人,可是他為了滿足自己變態的惡趣味,每天都會對犯人行刑。

這次受首領命令,折磨貝恩斯,在考斯特的心中,這無疑是美差。

看著考斯特離開的背影,備特也微微松了口氣。

然后他回頭看了只剩半條命的李瀟一眼,笑著道,“貝恩斯,你可別怪我。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李瀟嘶啞著喉嚨問道,“拉帕爾巫師有沒有來過?”

備特搖頭道,“在巴利特城,除非城主大人親自下令,否則誰都不可能從首領手中救人。首領大人可是大巫高段的實力,別說拉帕爾巫師還差一步才能晉升大巫師,就是他已經成為了大巫師。首領大人不給面子,他也沒有任何辦法。”

李瀟聽了備特的話,徹底死了外援的心思。

現在他只能自己想辦法破局了。

小武站在门口,眼直勾勾地看着布什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伊國

“師傅,你這丹爐之中煉制的是什么丹藥?”

得到呂澤肯定的回答之后李芳芳更加的吃驚,這種級別的丹爐煉制的絕非凡品,肯定是她之前沒有見過丹藥。

“這種丹藥叫做萬木金丹,可以大幅度的提高修煉者的修為,這燒了樹枝打算去找找,一個人影走了過來,頓時讓她緊張起來,不會是那些海盜過來了吧。

“你怎么站起來了?你傷還沒好,別亂走動!”周樸赤裸著上身,看到云兒舉著火把,嘮叨一句。把背上的衣服拿了下來,鼓鼓囊囊像是有不少東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茫茫大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真不想当纨绔子弟

祈幽

我真不想当纨绔子弟

碎清尘

我真不想当纨绔子弟

郁郁林中树

我真不想当纨绔子弟

秃笔居士

我真不想当纨绔子弟

独一无二

我真不想当纨绔子弟

公子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