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极其不祥》。

“难道是个疯子?”渠师低咒了一声,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分明是在赶秦辉走,秦辉不按照常理出牌。

走向水渠的路,似乎变得无比漫长。

秦辉一瞬不瞬地盯着修建水渠的百姓,他们的皮肤都被晒成了黑色,累了,他们就席地而睡,饿了,就随艘戰艦紛紛側身,二十一門黝黑的炮口,瞄準了追逐而來的吳朝水師。

“嘣~嘣~”又是一陣巨響,最近的戰艦相距不足兩里地,這種距離下,火炮的準頭極高,直接將對方的桅桿船艙全部擊毀。另外一艘戰艦還被擊中了吃水線附近,隨著海浪翻涌,船只已經進水,上面的吳朝水師官兵亂作一團......

他果然不愧是身經百戰的老江湖出的凄驚、幽怨,而且滿含怨毒

這能迅速培養一批意志堅定,戰力頑強的軍人。晶苧見效果很好,加入了伏擊戰、包圍戰、突襲戰……等各種戰役,供學員學習。

這樣,在現實中,軍官們只需要日夜不停練習列隊,射擊等基礎科目,形成肌肉記憶,結合幻境中的實戰,短短一個月,一只紀律嚴明、悍勇無畏的軍隊就出現了。

當然,如果不是經過普適型強化的軍人,不可能在這種拔苗助長的訓練中堅持下來。即便如此,淘汰率也高達30%。好在警察隊伍也缺人。

……

一個半月后,鳳凰港涅槃廣場,皇旗獵獵,一萬軍人整齊列隊,等待檢閱。

這次成軍儀式完全致敬王泱家鄉的最強閱兵式,晶苧提供了完整的操典,全軍苦練了一周。

全城居民都來參加鳳凰軍的成立儀式,一些國際友人在禮賓臺就坐觀禮,其中就有來看望母親的本·克流霞海軍準將。

至于老威爾克斯等人,他們已經以鳳凰島的居民自居了,寧愿和居民擠在一起觀禮,也不上禮賓臺。不為別的,加入翰朝國籍,有資格積累道德分,參加普適型強化。

蘇和麗自不必說,已經住進了涅槃宮,成為女主人了。

對此,張知等翰人臣屬不知道二女已經無法再生育,都很擔憂,擔心大翰皇室混入奧倫人的的血脈。為此,他們往涅槃宮送了不少翰族少女,全部被王泱送進了師范學院。

不論如何,殿下的嫡長子必須是純正的翰族人才行,可惜現在島上一時還沒有合適成為殿下正妻的女子。

已經出發前往磬國監督招募翰民的馮青,身負的一個重大使命,就是物色一些王妃人選。

劉起向王泱行禮,下令分列式開始。新生的鳳凰軍,軍容嚴整,殺氣騰騰。

“仙皇永生!復興大翰!”每個經過涅槃宮主門樓的方陣短暫停留,朝王泱敬禮,齊聲大喊口號,王泱回敬軍禮。

無論外行人還是內行人,都被深深震撼,特別是以本準將為首的奧倫軍官。這種軍容遠勝奧倫女王的儀仗隊和奧倫王國精銳軍隊。

分列式完成,王泱拔出“月影劍”,高呼:“大翰萬歲!人民萬歲!”十多萬軍民齊聲山呼海嘯:“大翰萬歲!仙皇永生!”

為了迅速凝聚人心,盡快完成這個世界的文明傳播工作,他不再否認翰帝國第七王朝皇室正統繼承人的身份,但任然堅持姓王,而不姓諸。

大家認為他仍然不能原諒永立帝篡奪先祖的皇位,其后代治國無方,導致第七王朝亡于蠻族之手,不想再延續諸氏王朝。便承認了新朝皇室改姓王。

隨后,王泱正式授鳳凰軍旗和海陸空三軍軍旗。

授予劉起陸軍少將軍銜,代理陸軍總參謀長。十七“仙人”之一的米珧得授海軍上校軍銜,代理海軍總長;隋越得授空軍少校軍銜,代理空軍總長。

至于三軍統帥,就是王泱本人了。

目前陸軍只有一個師,空軍只有一個飛艇大隊。

實力最強的反才能完全變成正常湖泊,所以濃霧沒有散去,向心力雖然減弱,但仍然存在,當然飛龍之翼不是凡品,上面有女魃氣息,起了一定作用。”

直到現在,我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來,不管怎么說,我終于通過在茅山曉丹那里查找的資料,歷經千辛萬苦,在茫茫的沙漠里面找到了女魃,還成功的把她身上犼的殘魂成功的分離,說明,在茅山那里查找的關于犼的殘魂資料是真實的。

我利用這幾條線索,成功的找到贏勾和后卿,看來也只是時間的問題,我現在的心情,終于可以放平穩一些,不像剛從茅山下來的時候那樣緊張了。

我靠著佛塔,想著下一步的打算,是先回茅山和曉丹與胡惠茜見一見面,還是繼續尋找贏勾和后卿身上的那部分犼的殘魂,仔細想過之后,我覺得還是要自己去做這件事情,不能把胡惠茜和曉丹她們也攪進來,盡管我十分想念她們。

通過這段時間尋找女魃的過程中,感覺這的確是個很危險的差事,幾次差點丟掉性命,這次能夠成功分離女魃身上的犼的殘魂,著實有幾分僥幸的成分在里面。

而尋找并且分離贏勾和后卿身上的犼的殘魂,一定會比女魃這里要兇險的多,“黃水源頭,彼岸花開,幽冥禁地,九死一生”,就憑這幾句話的表面字意,那里幾乎就是有去無回的地方,犯不上讓曉丹和胡惠茜她們也涉險。

我到時候,可以憑借桃源圣境的結界空間和飛龍之翼,加上我人界天師的修為,即使遇到在復雜的情況,也還可以周旋一陣。

這回,通過尋找并且分離女魃身上的犼的殘魂,我現在甚至都不想讓陳江這個兄弟一起和我冒險了,他年紀輕輕的,就有法師中期以上的修為,實在不容易,真的因為和我在一起出現什么意外,我心里都過意不去。

當我把我的想法和陳江說出來的時候,沒想到這小子一著急,竟然咧開大嘴哭上了,說道:“哥,我以后不亂說話了,你不要和我分開,再危險也不怕,我誰也不服,就佩服哥哥,就想和哥哥在一起歷練。”

陳江這小子還死活不愿意和我分開,開始他以為剛才在湖心島上,他說錯話我怪罪他啦呢,真是少年天性,我豈能會因為這點小事真的會怪罪和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呢?

既然這小子不愿意和我分開,那我就帶著他一起尋找贏勾和后卿吧,陳江這段時間,也幫了我很多忙,我還真的有點離不開他。

我站在佛塔下面,望著遠處樓蘭古國這個城市的廢墟,被夕陽鍍上層金色,我從海市蜃樓的異象中見到了這座小城的繁華,我回頭看著身后的十二座硬泥夯成的佛塔,在夕陽照耀下,顯得更加神秘和莊嚴!

即使過去了數千年,依然佛光普照,佑護著腳下這片大地。我就要離開這里了,對著這幾座佛塔,又一次的虔誠的拜著。沒想到這次陳江放蕩不羈的陳江,竟然也在我身后,和我一起拜這幾座佛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极其不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本人纲目

树岚

本人纲目

弥蘅

本人纲目

骡子无悔

本人纲目

紫幻冥动

本人纲目

一笑一枯荣

本人纲目

陌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