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来世认酒窝》。

江远离开王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心里惦记着给陶瓷厂找销路的事情,江远便直接找到了金星搪瓷厂的厂长王百棉。

王百棉多少知道金富陶瓷厂的倒闭和江远有些关系,却只是笑道:“现在金富陶瓷厂倒了,这对你们村子里的陶瓷厂来说,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江远笑了笑,“和王厂长你想的不一样,我们村的陶瓷厂并不打算走家用瓷器的路子,而是打算专营高端瓷器和观赏瓷器,这次来找你,也是想问问你认不认识这方面的客户。”

王百棉瞬间笑了,“你说巧不巧,我还真就认识。”

“不过那人是个老外,你搞的定吗?”

“现在国内肯花钱卖观赏瓷器的不多,国外市场倒是不错,”江远笑道:“不就是一个老外嘛,有啥搞不定的。”

“那个老外叫马克,Y国人,现在正好在滨海,住在凯莉大酒店,他是专门搞批发的,把Y国的产品运到我们国内,又把我们的好东西运到Y国赚差价。”

“上次我听了你的建议,找了专门的人设计新的搪瓷产品样式,然后他就找到了我,还给我下了很大一笔订单。”

“换句话说,他不缺钱。”

江远和王百棉相视一笑,“我明白了。”

···

凯丽大酒店。

作为滨海最高档的酒店,凯丽大酒店向来是外国人和国内有钱人来滨海的首选住处。

随着改革开放,一批像是马克这样的商人纷纷涌入国内,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加快了部分地区经济的增长。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内很多传承了几百上千年的艺术品,反倒是被这些外国人看出了价值。

江远走进凯丽大酒店,迎面正好碰上一个身材壮硕的外国人。

这人满脸浓密的胡须,一头金色卷发,看起来有些放荡不羁,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说法,叫做潇洒。

“马克先生是吗?”

听到有人叫自己,马克顿住脚步,目光和江远对视在了一起。

“你是在叫我吗?”

江远点点头,“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

“sorry,我不感兴趣。”

马克说完直接绕过江远,走出了酒店大门。

可说来也怪,平日里凯丽酒店门口总是有不少出租车在等候客人,可这会儿却是连一辆车的影子都看不见。

江远晃了晃手里的货车钥匙,“你要去哪里,我可以免费送你一程。”

马克本来不愿意,可看了看手表,距离自己和别人约定的时间仅仅剩下不到半小时。

“OK,”马克点点头,“我会付给你报酬。”

江远没有答话,直接带着马克走向货车。

当马克看到面前破旧的蓝色货车,瞬间愣住了。

“这就是你的车?Are you kiding me ?”

江远直接爬上车,又用眼神示意马克看看时间,“你不是赶时间吗?”

马克满脸无语,也只好上了货车。

好在马路平坦,江远车技也还行,没有让马克感受到太大的颠簸。

按照马克说的地址,江远开着货车拐上了一条熟悉的街道。

越往前开,江远心里的疑惑更甚。

“你要去拜访的人,该不会是姓王吧?”

马克点点头,“我要去拜访你们滨海有名的收藏家王尊先生,他的女儿王斐是我的朋友。”

“你是王斐那丫头的朋友?”江远瞬间笑了,“你早说啊,那丫头是我侄女。”

“侄女?”马克看了看江远,总觉得江远像个骗子,“no no,你和她的年龄差不多,她怎么会是你的侄女呢。”

江远摆摆手,“你不懂,在我们国家,辈分是不按年龄来算的,你既然是王斐那丫头的朋友,那就和他一样,叫我江叔就好了。”

马克思索瞬间,似乎觉得江远说得很有道理,张口便道:“uncle江,你们滨海除了王尊先生,还有没有其他的收藏家,我想买一批艺术品运回Y国。”

“当然有了!”江远一边开车,一边笑道:“你知道王斐为什么叫我叔叔吗?就是因为我和她爸是朋友,知道我为什么和她爸是朋友吗?因为我也是你口中的收藏家,我那里多的是艺术品。”

马克眼前一亮,“uncle江,这就是你要和我谈的生意吗?”

江远点点头,“一会儿到了王家,我再和你详细谈谈。”

“对了马克,你现在有多少流动资金?”

马克瞬间警惕起来,“uncle江,你问这个干嘛?”

江远白了马克一眼,“我那里好东西实在太多,你的钱要是不够,说不定连一件艺术品都买不走。”

“我钱很多,”马克想了想,“十万美金,够吗?”

十万美金?

这时候兑美金的概率大概是8.5比1,十万美金,那就是八十五万!

江远笑得更灿烂了,怪不得王百棉说马克有钱呢。

“对了马克,你是喜欢‘老物件’还是‘现代艺术品’?”

石莫仪躺在洛崖的身上轻笑,洛崖也是无奈的摇头,随后看了一眼石莫仪,洛崖也是假装摔倒,此时二人一同倒在地上,石莫仪心中也是一紧,急忙跳下接住了洛崖,此时二人脸庞也是几乎紧靠着。

石莫仪看着洛崖,脸上也是有些紧张之色,难道是刚才战斗的时候受伤了吗?但就在此时,洛崖也是微微睁开双眼,看着石莫仪咧嘴一笑!石莫仪也是顿时知道洛崖是装的,一下子骑在洛崖的身上,道:“好啊!你还敢给我装!”

洛崖与石莫仪的声音也是轻......

司马小霞和罗刹仙女在这栋房子柔亦剛,當真說得漂亮己極,群

刚进去便看见盘膝坐在中间的秦辉,随后只见周正直盯盯的,看着秦辉上下打量之后,大声对着秦辉嚷嚷道:“你给我滚,这个地盘现在是我的,别让我在10秒钟内在看见。”

这个周正说话狂傲的很,听到周正开口之后,秦辉依旧坐在原地,不去理会周正。

“我是不是给你说话呢?你是不是听不懂啊?”看到秦辉无视自己之后,周正心中顿时燃起怒火,一瞬间便走到秦辉的旁边,拔出自己身旁的长剑,剑锋直指秦辉。

“我不管你是谁,但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此地已经被我占了你另寻他处。”

心中思考一番之后,秦辉还是打算给面前这个周正一个机会。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干啥都有个先来后到的规矩,所以说此时秦辉说的也并不过分。

“管他妈你是先来还是后来,反正今天就给我滚,别逼我出手。”一旁的周正,再次怒斥着开口。

只见秦辉缓缓站起身来,转过头,直直的看着自己对面的周正。

“既然这样,那你就别怪我出手。”

周正说完之后,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凶狠,随即将那紧握在右手的长剑,顿时向着秦辉挥斩而来。

只见秦辉身子一闪,很随意的躲过了这一剑。

“好,小子,是有点本事哈。”

再见到秦辉躲过自己这一剑之后,周正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于是双手握剑,面朝秦辉随即大喝一声。

“凌天斩。”

周正原本心中是打算稍微出手,让秦辉尝尝苦头之后便离开这里,但是秦辉的实力,远超乎周正的想象,随后他也不再犹豫,直接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在正大喝一声之后顿时在他那剑圣出现了一道凛冽的剑气,在那渐渐出现之后,4周顿时温度下降几度,不得不说周正的本事还是有的。

可偏偏最不幸的是他遇上了秦辉。

感受到周正这股剑气之后,秦辉顿时也不再犹豫,直接暗涌真气将自己灵根调动起来,对着那冲过来的剑气就是一拳打过去。

在他一拳打过去之后,那剑气顿时消散,反观秦辉,他的拳头,威力不减反增,势如破竹,再次朝着周正的面门冲了过去。

当然此时的周正显然是没法和秦辉相比,秦辉的这一拳,可是暗加了真气,甚至对拳头理解的势。

势,这是这三天以来,秦辉从自己与古琴那一场当中所突然明白的。

突然感受到这一股气势之后,顿时脸色大变,一改刚刚的镇定,变为十分的慌张。

“你可敢动手,我的哥哥可是内门弟子周浩,如果让我哥知道了,你一定不得好死,艳女,回去通知我哥哥。”看到秦辉出手没有丝毫减退之后,那周正只能将自己的哥哥搬出来。

既然周正这样说,那贱女也不再有任何迟疑,直接转身就跑,一时间有周正在自己的面前阻拦自己,秦辉也无法拦下那艳女。

“趁现在离开这里,要不然一会儿一定有你好看。”

听到周正这样说之后,秦辉顿时犹豫了一下,虽然说他犹豫了一下,但他手上的动作依旧是没有任何停顿,在这一拳打出的瞬间,秦辉迅速开口道。

“我秦辉,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我。”

只见一道身影一闪而过,来到周正的身后,那身影自然是秦辉无疑,半蹲在地上的秦辉,打出这一拳之后缓缓站起身子。

只听见碰的一声,周正立马跪在地上,嘴里直接喷出鲜血,在过了有几息时间之后,周正突然大声怒喊道。

“我一定饶不了你,你竟然敢把我体内穴道废我修为,你今天一定要死在这里。”

“哦,看来你还有力气说话,估计是我下手太轻。”秦辉直接一脚踩在那周正的胸膛之上,脚下顿时用力,这里虽然没有驾驶真气,但是依然够那周正受一壶的了。

毕竟此时的周正已经被秦辉废去修为,可以说与平常人相比,只不过是身体健壮了一点而已。

“啊!!!”你给我等着,我大哥一定回来给我报仇了。

如果早知道秦辉是这种实力的话,那周正宁愿选择换一个地方,也不会和这个人打交道,这种事就算传出去一样也丢人的很。

原本认为秦辉只不过试炼中的一个普通外门弟子,但此时就现场的情况来看,根本不是如此,秦辉的天赋确

猝不及防的偷袭,让壮汉后背中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他赶紧拿起青铜双龙刀奋起反抗,刀光剑影,吓得人们纷纷避让。壮汉身上毕竟被捅了一刀,后背受伤流着血,而且是以一敌众,渐渐的作战能力降低了,快招架不住了。那名无赖公子嚣张的喊道:“砍死他,砍死他,本公子奖赏你们黄金百两,今天就给我剁了他,人人有奖领”。

胡远航义愤填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平静的小宇宙爆发了。只见他嗖的一声拔出长剑,加入壮汉队伍,和十几名杀手展开激战。刀光剑影,腥风血雨,打斗声和喊杀声响彻闹市。渐渐的,血越流越多,壮汉越打越没力气反抗了,喘着气对胡远航说:“兄弟,你走吧,我不想连累你,我受伤严重,可能今天死在这里了”。胡远航边打边安慰他,:“勇士,别怕,我不会丢下你的,我救你走”。

“不用了,我快支持不住了。我走不了。你帮我照顾我娘亲”

“别说傻话,为了你娘亲,坚持下去”

胡远航一招百鸟朝凤,用剑尖一下挑断了四名杀手的筋脉,疼得他们哇哇大叫,再也拿不起砍刀。虚晃一招,吓退了进攻壮汉的那几名杀手,扶起壮汉就往前奔跑。杀手看见他们想跑,马上提刀疯狂追上去。壮汉在胡远航搀扶下,酿酿跄跄的挣扎着往前跑,嘴里不断的说着:“我不能死,我娘需要我照顾。我娘年纪大了,需要我,我要活下去”。

闹市的道路宽敞明亮,毫无藏匿的可能。胡远航灵机一动,扶着勇士改走小路,沿着弯弯曲曲的肃静小路,径直来到了河边,看见一艘船,马上登船。船家是一个须发如雪的老伯,胡远航请求道:“大爷,救救我们,赶紧开船吧”

老汉用竹篙一点岸边,小船如离弦之箭,迅速离开岸,顺流而下。十几名杀手追到岸边,无奈没船停靠在岸,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逃走。胡远航看见杀手追不上了,终于松了口气。

一行三人,泛舟而下。经了解,老伯姓吴,名贤云,乃徐州前刺史,后因遭人陷害,罢官回乡,闲来无事,便泛舟垂钓,今天恰巧路过,救了胡远航二人。二人向吴先生磕头道谢,感恩救了他们性命。

吴先生挥了挥手,说道:“两位侠士,如今身上有伤,不如移步我蔽舍养伤调理,待伤愈再走也不迟”。壮汉想了想,点头答应。胡远航搀扶着他,三人慢慢走向山顶。

过了半柱香,他们走过了幽静蜿蜒的小路,来到了山上的几座雅致小茅房,虽是陋室,但屋内物品摆放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而且窗外鲜花烂漫,鸟语花香,也不愧是淡泊明志之人的藏身之所。

一番寒暄,相互自报家门,大家做个了解,这个壮汉乃骠骑将军司徒天佑的侄子司徒宏武,因想投奔叔叔赴京赶考武状元,便辞别娘亲独自上路,不料遇到小偷偷了盘缠,只好在集市卖艺筹盘缠。于是后面就是胡远航所见的那样情景了,众人听罢,哈哈一笑,都感慨缘分真是奇妙,是上天让他们相遇。

三人喝着小酒,高兴的谈天说地。忽然,进来了三个女的,为首一个年纪稍长,端庄秀雅,一副官家太太的气质。另两个美女年轻漂亮,虽然身上穿着朴素,但也难盖花容月貌,沉鱼落雁之美。吴老先生赶紧介绍,这位是我夫人,另两位是小女,青色衣裳的是淑雅,粉红衣裳的是淑芬。大姐是淑雅,小妹是淑芬。

胡远航虽然从少林寺下山也见了不少人,但是像吴老先生这两位美丽大方,气质优雅的女儿,还真没见过这么美的。

一时间痴痴的看着,弄得两位美女脸蛋霎时间红了,更添几分妩媚多姿。淑芬开玩笑道:“难道胡公子没见过姑娘吗?”胡远航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是的。出生时候,我体弱多病。父母怕我养不大,便听从大师教诲,将我送入少林寺习武强身以续命。武功学成,师傅说我可以出师了。下山后,人见了很多。但没见过像你俩这么美的”。

众人见他厚道,不禁哈哈大笑。淑芬取笑道:“公子是少林寺习武,那想必也是个和尚了,怎么对男女之事一直惦念呢”胡远航被她这么一说,尴尬的无地自容,赔笑道:“姑娘说的在理,是我不对。师傅也曾教育我戒色,我在山上是一直遵守,但真的没见过仙女,你们太美了,一时忘了”。众人哈哈大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来世认酒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武圣记

木有才O

武圣记

榴莲只吃皮

武圣记

田园风情

武圣记

祥瑞御妹

武圣记

辣子鱼棒

武圣记

扬帆小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