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429】》。

這兩個人對望一眼,年長的忽然從身上拿出了個木匣子,擺在桌像沈珊姑這樣的人,走在這種地方,自然更引人注意,有些登徒

大皇子雍坦朗声道:

“袁鼎天横空出世,一入江湖就声名鹊起,短短几年间就在南雍江湖、军队、庙堂光芒万丈,原来是在这摩星湖学艺,现在看来,自从湛卢剑加身,袁鼎天就拥有了卓绝不凡的能力!”

萧法嗣一脸肃穆,心中对袁鼎天充满了敬意道:

“是啊,袁将军在南雍极度缺马的情况下,居然能组建五千人的骑兵部队,大败东瀚的‘铁浮屠’和‘拐子马’,一举打破‘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神话。”

皇甫义和余苍松听到此处,皆是一阵喟叹:“袁将军已经打到了朱仙镇,此地离汴梁城四十里不到,克服故都指日可待,后来......可惜了,天妒英才啊!”

二人面现悲痛,欲言又止,都在为袁鼎天唏嘘不已。

这段历史,龙青云也是知悉甚深,每次听到袁鼎天的故事,都为袁将军壮志难酬扼腕叹息。

此次感触更深,竟有悲痛欲哭之感。龙青云心中暗暗发誓:“定要继承袁将军遗志,北望神州,恢复中原。”

说到袁鼎天,大皇子雍坦感触良多,小时候也曾经抱怨过宁宗皇帝不该以“莫须有”的罪名处置袁鼎天。后来自己长大后,才知道很多事情的艰难和无奈。

当初雍太祖代周而立建立大雍,这种拥兵自重的前车之鉴,当然为历代帝王所忌惮。

宁宗皇帝此举也是防患于未然,防止袁鼎天如法炮制。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袁鼎天没有这种想法,难保下面的将领没有如此想法?

不管如何,毕竟是雍氏皇室对袁鼎天有所亏欠,如果自己坐了皇帝,一定为袁鼎天追认谥号,以表彰他的不朽功勋。当然这也是对东瀚宣战的序幕。

大皇子雍坦天资雄阔,心思缜密,虽然自己现在是南雍朝主和派代表,但这也仅仅是权宜之计,等自己坐上了皇位,对东瀚开战,届时主和派、主站派都得听自己的。

大皇子雍坦对萧法嗣微微颔首,道:

“仙师说的是,等湛卢剑重现江湖,湛卢剑的主人就是第二个袁鼎天,这实乃是我南雍之福!”

说完,笑意吟吟地对龙青云道:“龙少侠可否已在兵部入职?”

龙青云回答的很干脆,道:“没有?”

大皇子雍坦窃喜,微微一笑道:“三省六部,你希望去哪个部门?我可以为你举荐。”

龙青云不禁一怔,心忖:

“这大皇子雍坦虽然心思歹毒,诛杀临岛之人,但比起那端王雍汝愚,却多了几分谦和,这份礼贤下士的胸襟倒也着实难得,自己还是两不相帮,以免卷进这皇子夺嫡的无畏争端,按这青城道长萧法嗣所言,自己应该就是湛卢剑的有缘人,还是先去朱仙镇查探湛卢剑吧。”

想到此处,龙青云向大皇子拱了拱手,道:

“多谢大皇子抬爱,这三省六部,即使我要进去,也要靠自己科举入仕,实不相瞒,二皇子也邀约我做他的入幕之宾,我已拒绝,今天我也不能答应你,我已经想好周游列国,还请大皇子成全!”

龙青云说完,向大皇子躬身行礼,态度真诚,不卑不亢、仪态端庄。

大皇子雍坦不禁一怔,略感意外,这龙青云破天荒的向自己躬身行礼,看来对自己态度有所改观,心忖:“且罢,也只能如此,以后还有机会,这种心气颇高之人,也只接爆炸了呢?”

克里搖了搖頭:“不會不會,我可做到了多道防護,絕對不會爆炸,你放心去搞。”

“那如果我把這匕首插進去后,這球不爆炸,那你怎么能保證它入水后就會爆炸呢?”

確實,這似乎是一個大問題。

如果球能承受足夠的內壓,那他內部的壓力就是恒定的,那這球入水后,也是恒定的,并不會因此改變。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克里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圓子見他似乎被自己的提問難倒了,倒有些得意,這家伙整天各種怪主意,總算也有撞壁的時候。可還沒得意多久,就見克里轉過頭,奸笑道:“但是~你說的那是投入普通水里的情況,可我們眼前,這可不是一個普通的湖啊。”說完指著這一片碧波。

這時候,就連傻乎乎的裂空都聽明白了:“我懂了我懂了!這就和在學校燒豬肚雞一個道理!”

“豬……豬肚雞?”

陳島圓子回過頭來,嘖了一下。

所謂豬肚雞,就是用生豬肚把生雞包住,用牙簽扎好后放到特配的湯料中煲熟,再將豬肚刮開,取出熟雞一起食用。因為豬肚被雞撐著,所以不容易縮水變老。

但這……和豬肚雞有什么關系?

“就是做豬肚雞的時候,如果豬肚破了,那這雞就會從豬肚里想盡辦法跑出來呀!”

圓子突然意識到,原來那球的外表用金屬做,就是為了讓這些金屬被酸水腐蝕,而外殼的金屬壁越來越薄,就無法承受內部的壓力,這內部的壓力就會頂破外面的屏蔽噴涌而出。

這就是低配版的“龍破斬”!!!

一想到這招似乎有用,陳島圓子來了精神,她先盤腿坐了一會,把全身的魔力提煉出來,在身體內加速循環,待全身的魔力都已經活性化后,迅速地注入了那把匕首。

“龍神之劍!!!”手中的匕首頓時散射出火紅的光芒,讓人無法肉眼直視,全身的魔力匯聚到一點,連這金屬自身都有點要被蒸發的樣子。

隨后她猛地把匕首插入球體的縫隙中,在尚未產生巨大壓力前旋轉了一下,利用圓形螺紋,固定住了那把匕首。光芒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感覺到球體內有什么東西在沸騰著,噗噗噗地顫抖著。但由于克里做了隔熱層,這熱量倒也無法傳遞到表面,只能在里面拼命掙扎著。

“快快!”克里招呼著,趕緊和裂空兩人,把這球體放在剛在具現的投石車上,面朝這湖的中間,就咚的一下發射了出去。

只見這金屬球,噗通一下,掉入了湖中,咕咚咕咚地沉了下去,遠處看,隱約還能看到有些氣泡從它表面冒出來。

等了約摸兩三分鐘,突然感覺到腳底一顫,一股沖擊先從地表傳了過來,讓四人差點沒站穩。

然后幾秒后,只見湖中間突然嘭的一下爆炸開來,巨大的水花飛上云霄,如同一朵蓮花一樣,美不勝收。

這低配版的龍破斬,居然成功了!

“那個……克里……”陳島圓子看著那水花做成的蓮花,突然想到什么事。

“怎么了?”

“這水花……是不是也是酸水?”

“是喲。”克里看著那落下的水滴越來越近:“糟了!快跑!!!”

滴滴滴,這時候,丘師傅已經坐在皮卡上面,敞開著車門等著他們:“沒時間解釋了,快上車!!!”

龍姬與鼻涕狼進入爭斗中心區域,一踏足這里,一股狂暴兇歷的氣息便鋪面而來,一人一狼瞬間臉色煞白,身軀竟是不自覺的抖了起來。

鼻涕狼寒毛炸立,四肢巨大的爪子不自覺的哆嗦,牙齒打顫的說道,“我的媽呀,這也太恐怖了。”

龍姬同樣心頭狂跳,但眼中始終是堅定之色,看了一眼前方,對鼻涕狼交代了一句,“小心些,別掉進虛空裂縫里了。”

“嗯!”鼻涕狼點點頭,當先向下方飛了下去。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

“龍姬!”這時一聲叫喊從天際傳來。

龍姬回身看去,卻正是張若仙與十幾位宗門長老跟了過來。

龍姬臉上現出欣喜之意,當即起身,一拱手道,“師傅!”

“這么不聽話,回去罰你閉關三個月不許出洞府。”待來至近前,張若仙便劈頭呵斥了一句,只是這話說的雖嚴厲,卻不難聽出其中的關切之意。

“是!”龍姬難得露出一抹俏皮之色應了一聲。

張若仙見龍姬這幅表情就是一愣,她是看著龍姬長大的,對龍姬性子在了解不過,幾十年的相處她可從沒見過龍姬有過這般表情,心下狐疑,暗道“這孩子怎么好像變了個人?”

狐疑之色一閃即逝,隨后開口問道,“找到季遼那小子了么?”

“還沒!”一聽這話龍姬臉上瞬間黯然了下去,輕輕的回了一句。

“哎...我知道你與他有些交情,可是現在這般景象你也見到了,那兩位可是能讓日月輪換,崩碎虛空的存在,若是季遼真的在這里怕是有死無生。”張若仙說了一句。

龍姬低下頭不再說話。

張若仙看了龍姬一眼,隨后對身后眾人說道,“諸位,看來爭斗真的結束了,這處遺跡我們還是快些探查,免得一會還有其他人來此橫生枝節。”

不過張若仙這話明顯多此一舉,已經早有幾人當先飛離了這里,四下搜尋了起來。

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龍姬已經絕望了,搜尋了這么久她依舊沒見季遼的身影,眼中水霧騰起,口中呢喃了一句,“難道你真的死了么。”

“老大!”

就在龍姬傷心之際,在遠處一個巨坑之中,鼻涕狼大叫了一聲。

龍姬身體一抖,猛的扭頭看向那里,而后急忙向著那里疾馳而去。

張若仙等人本以為季遼已經死了,所以根本沒把季遼放在心里,一心探查這戰場是否有遺留寶物,可現在一聽還真找到了季遼,他們均是震驚不已,紛紛向著季遼那里飛遁了過去。

畢竟寶物沒找到,能找到一個親眼見到強者爭斗,知道前因后果的人也是一個大事。

龍姬飛身下落,落在鼻涕狼的身旁,順著鼻涕狼的目光望去,只見在深坑的最深處,一個人形身影深深的鑲嵌進了地面十幾丈。

這人衣衫破碎,周身滿是風干的血跡,密密麻麻的傷口遍布全身,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季遼。

此時季遼極為凄慘,從他現在這幅模樣可看出,在此之前,他到底經歷了什么樣的折磨。

龍姬身體顫抖,眼淚終于止不住的滑落臉頰。

而就在此刻,季遼的胸膛微微的起伏了一下。

龍姬眼睛猛然睜大,驚呼道“還活著。”

說完徑直向季遼撲了過去,周身靈力運轉,小心的將一旁的黃土移開,露出一個平整的區域。

隨后,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一枚藍盈盈的丹藥飛了出來,輕輕的扒開季遼的嘴巴。

而就在扒開季遼嘴巴之時,大股大股的鮮血便順著季遼嘴滾滾涌了出來。

龍姬身體顫抖,眼淚更是珠簾般的滾落,心揪成了一團。

輕輕的把丹藥放在季遼嘴里,而后合上。

張若仙與衍水峰的幾位長老也飛了過來,見到季遼這個模樣,均是嘆息不已,沒辦法,此時季遼真的是太慘了。

忽然之間,遠處天際傳來一聲渾厚的怒吼,“給老夫住手,此地一草一木,一粒塵埃都不是你等可以染指的,識相的快滾,否則一個都別想離開。”

張若仙等人身體一抖,尋聲望去,卻見遠處天際正有十數道長虹,向著他們這里飛射而來。

只是剎那,便飛臨他們頭頂。

現出身形,卻是十幾個身穿黑袍的修士。

這些修士樣貌頗為古怪,個個體形枯瘦,皮膚干枯,活脫脫的像十幾具干尸一般。

而見到這些人,張若仙與衍水峰的幾位長老眼睛猛然睜大,不自覺的退后了幾步。

這些修士不是別人,正是與紫氣宗對立的血魂宗,血魂宗的三名金丹老祖,有倆人已經赫然在列。

“小東西,快滾。”這時,那十幾具干尸之中有一人站了出來,對著下方張若仙等人不耐煩的一擺手。

張若仙認出這人正是血魂宗的三位金丹老祖之一,“厲魂。”

卻見他體形枯槁,頭發更是如稻草一般枯黃,不過他雖這般僵死模樣,但體內散發的磅礴氣息,卻在告訴他人我不好惹。

聞聽此言,張若仙等人臉上均是露出怒意,不過誰都沒敢出聲。

對方可是金丹期修士,他們這邊只有十幾個筑基期修士而已,就算加在一起還不夠他一人殺的呢。

張若仙想了想,勉強擠出一抹笑意,“既然厲前輩來了,我們這就離去。”

說完,回身對著龍姬說道,“龍姬,帶上季遼我們這就回宗門。”

“是!”龍姬應聲說道,隨后便要去扶昏迷的季遼。

“慢著。”這時厲魂一擺手,攔住龍姬說道。

張若仙眼神一變,直視厲魂道,“厲前輩,這是何意?”

“嘿嘿嘿,小東西,你們他敵軍那么好對付,自己一槍下去竟然沒有挑開對方武器,反而自己的長槍被震開了少許。

接著他發現自己腰間一陣劇痛傳來,虎軀一震,要不是及時夾住馬腹,差點從馬背上摔下來,感覺肋骨應該被砸斷了好幾根,要不是有多重護甲穿著抵消了部分力道,這會兒都要嘔血了。

仔細一看發現兩人頭盔樣式和普通小兵大為不同,身材也是異常魁梧,顯然是對方猛將出場了。

擒賊擒王,吃痛的周樸反而興奮起來,右手一緊,長槍一抖,趁著對方板斧力老之際,穿過空擋,刺入了對方腹部。

對方反應也是不慢,及時棄了板斧,雙手抓住長槍,防止周樸刺入太深。正在僵持之際。

另一個敵人,也沒閑著,掄起錘子就要朝著周樸腦袋砸來,這要是砸中豈不是要頭顱碎裂。

周樸不敢硬接,可人在馬上,長槍被人死死抓住,沒法躲閃,情急之下,周樸一發狠,右手使勁,槍桿一夾,往上一挑,把蔣平這個兩百斤的大漢個直接挑了起來,這還不完,橫著一掃,連人帶槍砸向王當,兩人相撞,頓時撞了個七葷八素。

砸倒兩人后,周樸正要抽槍繼續沖鋒,哪知那蔣平也是彪悍,一手扯長槍不肯松手,一手抽著腰間的短劍,朝周樸身上扎來,周樸來不及躲閃,大腿被他扎中,雖然有護甲阻擋還是被刺入了一指深,鮮血伴著劇痛汩汩流出。

眼看另外一個也打算有樣學樣,正拔出短劍,周樸一咬牙,手腕一緊,鋼槍一挺,直接把兩人捅了個對穿,兩人口吐鮮血眼看不能活,卻依舊死死抓著槍尖不肯放手。

周樸不敢停留,后面的士兵已經跟隨上來,自己一旦停下會影響整個隊伍,騎兵最強的就是他的機動性,沖鋒起來一往無前,一旦停滯不前,只會變成任人魚肉的活靶子。

發狠的周樸,眼中閃現戾氣,右臂奮力一挑,講兩人挑在槍尖,就這么高舉著繼續沖鋒。幸虧座下的坐騎是一匹難得的好馬,頂著三人的重量,依舊快速前進,只是那沉重的響鼻聲,顯示著它也快到極限,支撐不了多久。

連他們最彪悍的兩位將軍都被打敗了,他們這些人就更不是對手了。原本就疲憊的魏軍,看著他們兩員虎將竟然被人當做糖葫蘆一般串著,這股銳不可當的威勢,嚇得他們不敢再做抵抗。

于是有士兵開始拔腿往后逃,接著越來越多的士兵開始潰逃,饒是張郃連斬了好幾個逃兵都沒能止住潰敗的局勢。

眼看周樸離著自己是有十幾米,心中竟然涌起久違的恐懼,這種恐懼只在當年官渡口遇到五虎將之首關羽時才有過。那一年,他還只是一個小將,眼睜睜地看著大將顏良文丑在萬軍叢在被關羽一人一馬取了人頭。

被關將軍氣勢震懾的他,都不敢直視對方,只敢隱在人群中瑟瑟發抖,本以為這么多年過去,威震華夏的關將軍也敗了麥城,自己也由一員小將身經百戰成為一方統帥,那份無助的恐懼再沒有出現過,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年輕小將竟再次讓他回想起那些不好的記憶。

不敢再多停留,沒空在去約束軍隊,在親兵的護送下,匆匆上馬,隨著潰軍奪路而逃。這個時候,只有性命是最重要的,只要逃了出去,后面還有5萬的大軍趕來,一個小小的街亭,遲早都能拿下。

兵敗如山倒,周樸帶著騎兵又沖了一陣,也不管丟棄的輜重和財物,一連追了幾十里。最后馬匹實在沒力了才不得不停止追擊。

“馬將軍,我們勝了,大勝啊,哈哈哈。這次發財了!”王平終于追上了周樸,和他齊頭并進,一邊笑著一邊大喊。

身后他們的步兵正在清理戰場,因為張郃跑得匆忙,留下了不少糧食軍資,搭建了一半的營帳里留下一袋袋糧食,許多無主的馬匹躲到遠處吃草,一些受傷的敵軍,還有些來不及逃跑的,都被就地圍了起來,估計有上百人。

這些收獲讓王平笑得合不攏嘴,戰斗的成果遠超預期,是一次真正的大勝一次。

周樸望著遠處的塵土暗暗可惜,如果自己再快一些,如果馬匹再持久一些,如果能抓到張郃這個敵方主將,那么接下來的守城才算好打。

這次雖然是勝利了,但敵人只是挫了銳氣,主力沒有受到什么的損失,敵人的兵力依然碾壓自己,接下來的仗依舊不好打啊。

晚上,城里舉行了慶功宴。

這次的收獲很多,周樸也不吝嗇,白面,臘肉,牛肉干,烤馬腿,支起大鍋燉,反正都是敵人哪里撿來的,全軍難得的奢侈的大吃了一頓,吃得滿嘴冒油。

有人提議喝酒,不過被周樸嚴厲否決了,看著周樸臉色不好,沒有敢在提,喝著肉湯和茶水,滋味也是不錯。

眾人看周樸的眼神已經和之前不同,一個個都帶著敬畏,尤其是那些看到他在戰場上帶頭沖鋒,如同鬼神一般如入無人之境的模樣,心底就會不自覺地涌起崇敬之心。

亂世出英雄,在這個戰亂的時代,士兵最崇拜的就是勇猛無畏的英雄,周樸不知不覺收獲了不少迷弟。

幾個跟著周樸后面沖鋒的騎兵,嚼著馬腿,吹噓著自己多么勇敢,砍殺了多少敵軍,但一提到周樸,那就一下子恭敬起來,把他說成了殺神一般,一槍挑兩將的事跡一下流傳開來,甚至最后以訛傳訛,變成了一槍挑十將,真把他當成了賣糖葫蘆的了。

隨著他的事跡被傳揚,所有的將士都變得信心滿滿,一掃之前的陰霾,干活都變得有勁了,似乎只要周樸在,他們就是戰無不勝的。

“將軍,那些俘虜怎么處理?要不拿他們祭旗?聽說這樣的話,勝算會更大。”謀士嚼著牛肉干,一臉喜色地提議道。

“將軍,我建議將那些俘虜綁在城頭,當做擋箭牌,看敵人還敢不敢射箭。”王平喝著肉湯陰險的笑道。

,荊王請養由基射之。養由基矯弓人沈壁君。他們終于見到了沈壁君上官丹凤没有动,也没有开口,榮局面,這是“罷黜百家,獨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429】》。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方舟最强系统

淡云流水

方舟最强系统

洛神

方舟最强系统

夏晓凉

方舟最强系统

老麻雀

方舟最强系统

前方路坎坷

方舟最强系统

小蝦米